•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一章(4)

    第十一章(4)

    作者:丁也林    



    “您終于肯來了?!标愔泔@出了一絲的疲憊,他終于不再那么嘲諷地笑了,他笑不出來了。

    黎默秋瘋了。

    早在江書恂看到那張《萬古流芳》的海報時,就隱隱預測到黎默秋要瘋的跡象了。黎小姐在離開上海前已經很久沒有做過第三號開外的女主角了,可她從武漢回來,吸毒、未婚生女等種種花邊新聞纏繞著她,曾經大東亞共榮的女明星代表在這樣的恢弘巨制中僅僅演了一個出現不到一刻鐘就死掉的妓女,無足輕重的暗示與象征。而一起在武漢投身大東亞共榮事業的鄭君里卻成為了名列第一的編劇。

    “對不起?!编嵕镎f:“如果能選擇,我當時一定留在上海,我一定想盡辦法救纖塵。就算救不出,我也要盡力?!?br>
    江書恂卻說:“既然救不出,就不要想那么多假設。我有時恨你,可現在心中已經放下。你是幫兇,也是受害者,你也受到了懲罰?!编嵕锞o緊抿著嘴唇,但終于忍不住咧嘴一笑,眼淚落了下來。

    玉蘭花凋謝了,1942年上海的春天黯然無光了。鄭君里折下一支快要謝了的玉蘭塞到了小咪手里,哄她乖小咪,要帶著弟弟一起玩。他站起身時哽咽道:“您也對囡囡好些吧!她沒有一刻不想你的?!?br>
    “我是咎由自取,我的僥幸心理害了自己,我想,她愿意跟我在一起,那么真的太好了,我不會計較過去,那時我被愛情沖昏了頭腦,全然不顧纖塵的死活。等到了武漢,被宮城宇平抓住,我聽到了她給陳之恒的電話,我徹底地死心了。她害了纖塵也害了我,可根本的源頭是要害你,甚至把囡囡送到你身邊,作為羈絆你的砝碼。我想打電話提醒你,可宮城宇平早就對我的不合作很不滿意,以前黎默秋還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替我說話,等她知道自己的秘密全被我聽到后,她最真實的、自私的嘴臉全暴露了,她默許了日本人給我注射毒品?!编嵕锢_衣袖:“你看,她最多是瘋了,我還能活幾年?”

    “所以黎默秋的丑聞是你散播出去的?”

    鄭君里輕聲說:“花兒謝了,花兒終于謝了,我對不起囡囡,我的本意不想傷害這個小女孩的?!苯瓡∵^小咪手中的玉蘭花,丟在了地上:“纖塵死之前沒見到你這個朋友,實在是太好了,你的心里永遠只有你自己,”

    他愛黎默秋時,愛得真摯,寧可為她舍棄報社記者工作,到電影廠寫劇本;也愛得癡狂,黎默秋承受不住壓力再次吸毒,他想的不是為黎默秋名譽考慮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卻始終癡纏在黎默秋住在丁柏青家,甚至捅出丁柏青和陳之恒交易情報的事。他愛得太自私了,自私得和黎默秋天生一對,危急時刻不顧江家人的死活就算了,到撕破臉皮時也是十分小氣?!度f古流芳》里的女二號本來是點名讓黎默秋演的,就在這時候他捅出了囡囡的身世。

    黎默秋是這樣的女人,她清純、可愛、楚楚動人,即使你知道她前前后后有過許多男友,可她朦朧的眼珠子從東望到西,再望了回來,你以為她在生你的氣,她忽然一笑,便叫你心中生出無限的勝卻人間無數的歡喜雀躍。你想,這么嬌艷的一朵玫瑰花,只要在你手中的時候是鮮艷欲滴的,何必計較哪個瓶子曾經裝過呢?誰說不可能是假的呢!可囡囡是實打實在著的,那雙眼睛和她媽媽是一模一樣的。

    鄭君里害了囡囡,也害了江家人。忽然有人把很多年前他寫的那篇報道拿出來,參照江書恂今夕的地位、樣貌,于是人們說:玉蘭花謝了。

    花兒謝了,玉蘭花謝了,玫瑰也謝了。

    江書恂冷笑著說:“我來了,你終于滿意了是么?終于報仇了是么?”

    一時人不見,都變落花來。陳之恒長久地嘆息著,忽然道:“物の哀!”他不知是夸贊還是惋惜:“幾年來,咱們都老了些,你也不能例外,可你還是沒被完全打倒?!?br>
    剛生下小安的那段時間,江書恂變得臃腫、邋遢、蓬頭垢面,只不過因為她沒有照鏡子。等她下定決心去照鏡子了,即使不管怎么收拾,以前的旗袍都要放寬腰身,可江書恂明白無人依靠的時候,還得要面子的。

    沈家夫婦死了,死在學堂的捍衛中。其實江書恂不明白姑姑姑父為什么仍然要以學堂為后盾,妄圖和日本人作對。太平洋戰爭后,上海完全淪陷,再沒有租界非租界的區別了,能去美國的外國人都走了,留在上海的白人們也開始過上了勤儉的生活——假如他們不會投機倒把。香港淪陷的消息傳來時,江書恂并未有任何觸動,直到忽然她想到那時以為去了香港她和趙正楊的生活會全然不同時,心中突然產生一絲感觸。

    “人生無常,宿命必然?!标愔阏f。

    可春天來時,江書恂想,“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等到上海完全淪陷,外國人再沒有權力管轄租界,猶太難民營被迫解散,猶太難民被交到日本人手中管理。Eric說他此時能體會江書恂當時不會從南市過來的心情,江書恂卻說歷經磨難,她早就忘記什么理想信念崩塌的絕望了。

    “好像一個始終覺得生活是浪漫地在天空飛行的人,終于落到了地上。雖然傷筋動骨了,可總算腳踏實地,放棄幻想了?!苯瓡嘈?。

    Eric不再提復婚的事了,他開始衰老,兩鬢蒼白、畏寒怕冷,也沒法把隔壁的胖女人揪出來打一頓了,因為胖女人不久后得了梅毒死了,江書恂想辦法給她打了兩針,不過回天乏術。郭媽佝僂著腰在門口潑了點消毒水,大家就這么住了下去。沒太時間又有了新房客,是個叫丁寶的年輕妓女,有那么兩次,江書恂一晃神以為阿金還活著,包括丁寶胳膊上的紅斑,都和阿金一模一樣。阿金死前也得了梅毒,許一豐也應該得了。江書恂還隱瞞了一個壞消息,足以另Eric倒下就起不來的消息:曉蕾死了,因為難產死的。一個從沒有在中國實現自己的歌劇夢想的小女孩,死在了美國。江書恂常常做夢,夢到在德國時的歡樂,都如黑白。

    黎默秋的瘋叫江書恂徹底放下了對她的恨。

    她問陳之恒:“你妹妹瘋了,你唯一的外甥女殘疾了下落不明,你這生還有什么好活著的目的呢?”

    陳之恒問:“你為什么不說芳子?芳子死的時候我就覺得世界都坍塌了?!?br>
    猶太人被日本人集中管理,Daniel也被日本人憲兵隊從艾家拖了出來,誰叫他持著的是難民護照呢?江書恂很后悔,不該把囡囡扔在艾家,就算她是黎默秋的女兒,她都不該受這些懲罰。

    Niki壽終正寢,是唯一好命的東西??舌镟锿涣薔iki,她以為日本人牽著的狼狗也是Niki,那個忠厚老實、待人熱情的德國純種牧羊犬。日本人拉走了Daniel,囡囡撲上前去救哥哥,她以為狼狗都是嚇人的,卻不知道狼狗真的會咬人。

    黎默秋的角色之所以演了一刻鐘就死了,不是因為囡囡這件事而被調整角色。她的地位確實有所下降,開始時大家都關注著這樁粉墨公案,可后來市民們更專注于議論江書恂的墮落。黎默秋再怎么看上去清純可愛,她的本質就是淫娃蕩婦,上海的新女性從不是靠出賣自己的肉體和靈魂來解放自己的,那是娜拉出走后失敗的下場。上海的新女性是以中產階級為標榜的,家境富裕、受過良好的教育,曾有過出色的社會表現和職業表現,這是上海女性的象征,江書恂何其典型,可等到這朵玉蘭花開始隕落,于是這座城蒙上了不知今夕何夕的瘋狂的灰色。

    江書恂這才明白女性失貞和城市淪陷之間的關系,是趙正楊很早之前諷刺地說過的連類引譬、香草美人之喻的文學傳統,可那時候她跟方滔都沒有真正明白。

    黎默秋因為她演了幾十鏡頭后就暈倒在片場,醒來后再也演不下去了,她瘋了。因為囡囡撲上去救Daniel,右手整個被狼狗咬掉了。她的一生不幸,好容易在江家過了一段時間撒嬌的生活,可這后半生都將是痛苦的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