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四章(2)

    第四章(2)

    作者:丁也林    



    關于朱惺公的后續,江書恂是吃午餐的時候聽饒家駒讀報才知道的。新年過后不久的一天夜里,他從福州路上《文匯報》報館見完朋友獨自回家時又遇槍擊,幸好有不知名人士相助,僅傷到臂膀,反而刺殺者被擊斃了,經查確實是日偽特務。這事饒家駒只是談笑間帶過,江書恂就沒深入去問,心中在想丁柏青和徐良抑或是劉少文,又或是具體別的哪位同志的“交易”大概是辦成了。饒家駒感興趣的卻是江書恂的戒指,又不好意思直接問,江書恂害羞,也是故意拿老頑童開心,說吃過午飯要去接姑姑姑父,下午就不在診所了,神甫要是有什么好奇就請去問Eric吧!她明知道Eric跟饒家駒關系一般,他張不來這口。

    冬至沒來、圣誕沒來,新年也沒來,郭媽說姑太太姑老爺一定要進城來喝臘八粥。上海開戰以來,沈家夫婦秉持政府的難民收容政策,“無工作能力者,制定地點收容,如人數過多,得酌量移送臨近地點安插,或勸令私人設法收容”,主動在學堂接納、輸送難民去往江浙避難。而松江陷落后,官方的收容中心、私人的救濟中心常常遭到日方搗亂,而逃亡江浙的一些難民又重逃回上海,卻被阻擋租界外,只能滯留在松江。身強體健的男性大多戰死或逃亡,剩下的老弱病殘則大部分被沈家夫婦收容在學堂,礙于他們法籍人士的身份,日方有所忌憚。但上海淪陷一年有余,重慶不見有收復的舉措,日本人也愈發肆無忌憚。本來沈雅琦是要來參加新年慈善晚會的,但圣誕節后學堂里女眷出門采購針線衣料時被日軍輪奸,她大半個月都耗在日本憲兵隊討說法,然而結果不過得到了道歉??沙说狼高€能有什么呢?失望、悲憤、操勞之下沈雅琦暈眩癥發作,多次暈倒在學堂,沈文韜一是到艾家替侄女主持結婚的事,二來也是帶妻子進城看醫生休養一番。

    Eric忙著處理猶太難民輪船抵滬、安置事宜,加上他現在只是私人醫院的主任,收入太不如從前,艾家經濟其實也有小小的困難,Eric連司機都辭退了。他本來是要叫出租車去接沈家夫婦,后來董竹君知道沈雅琦要來,便主動打電話來說她負責款待,讓艾院長忙難民的事。

    關于丁柏青的身份和背后的故事,江書恂思索許久,覺得既然不想陷入被動的局面,難得糊涂很重要,便不再多問徐良一句。她后來甚至與徐太太講明了此次晚會中自己的緊張與許多不妥的舉當,請她以后再有如此緊要的事情還是要另請有能力的人。其實連Eric也不免提到他與地下黨的接觸,但他再是猶太人,也有外籍身份的保護,江書恂不擔心終有一天國民政府重回上海后對Eric的清算,但自己就不大不同了,她承認趙正楊的話至今還影響著自己。

    不過難得糊涂并不是真糊涂,董竹君倒是提供了一些有用信息。丁柏青雖然是因為政治權力斗爭失敗和受他兄長南京失守一事的影響才被下放到上海,表面也僅是重慶政府派來主管租界文化教育的文化官員,但他其實在黃埔軍校四期上過學,因為腰部受傷嚴重才轉學到清華大學學工科。

    “黃埔軍校四期?難道……”

    “對,他和戴老板是同學,而且私交關系也很不一般,所以據說其實他自己灰心喪氣有歸隱的醫院,是戴老板力保他來上海的?!?br>
    江書恂問私交關系是怎樣非同一般,董竹君笑笑:“這事還是要問黎小姐比較方便,我這邊也是道聽途說?!苯瓡箾]料到會和黎默秋有關,她一直都以為黎默秋知道的恐怕還沒自己多,想著沒必要牽扯無辜的人,故而從未提及過此事。一方面,她倆因為囡囡起了一點小矛盾,江書恂知道是自己無理,可抹不開面子主動聯系人家。董竹君被追問得緊,笑得無奈又曖昧:“閨中秘事?!苯瓡岩宦?,知道確實不該再問的,董竹君假裝不在意地請江書恂嘗嘗她帶回來的馬來西亞的咖啡如何,就把話題岔開了:“您和艾先生好事將近,有什么要我效力的么?酒席不用愁,好的婚紗師傅……”她見江書恂垂頭不語,面紅到脖頸,有點好笑江醫生真不愧是嬌生慣養的淑女,雖然知道上陣救治傷兵時人家可沒退縮。

    “如今國家形式糟糕,我想大概就是簡單登報聲明,請饒神甫做個證婚人。宴席、婚紗,唉,也怪難為情的,多謝您的好意,或許是不需要的?!?br>
    大明睡完午覺知道江醫生來作客,高高興興地連衣服也沒穿好就跑過來,滿懷希望地問:“江阿姨,請問囡囡也來了嗎?”聽到囡囡去學琴了,大明的失落之情溢于言表,董竹君把兒子哄走,半開玩笑道:“大明這就失戀啦!”這是玩笑話,兩人只一笑而過。

    其實董竹君好強堅決的性格是不大能容易理解江書恂對婚姻的屈就,以前與趙正楊的相處不明白,如今與Eric似乎也并不快活的日子也不能明白,他只能暫且依然歸結為家庭背景、個人經歷不同中去了。倒是聽說Eric也無異議,忽然想到自己與夏之時各種抗爭的婚姻,有所嗟嘆也有所失落。

    話題回到丁柏青身上,正如江書恂搞不清董竹君到底算哪邊的人,聽董竹君的意思,她也并不十分清楚丁柏青的底細。江書恂問,他既然屢次能幫共產黨送情報,為什么軍統局控制不住租界內的暗殺?董竹君沉思片刻,猜到:“一來確實租界內情況復雜,二來或許他有別的渠道?!痹賳?,董竹君就不肯說了,江書恂也不勉強,她們二人不過萍水相逢的關系,以董老板的精明,能向自己透露如此多的秘密已經夠多了。

    “哦對了,聽說王太太身體一直不大好,我這邊有些阿膠請你捎一程,主要是我與她并不認識,貿然登門諸多不便?!?br>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