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四章(1)

    第四章(1)

    作者:丁也林    



    Eric以為1939年對他不薄,至少目前他擁有的比自己想得多。

    新年慈善晚會當夜,江書恂留宿在艾家沒有走,此后雖還未曾和Eric正式登報聲明,但結婚戒指已經戴上了。郭媽別別扭扭地收拾物件,帶著囡囡也搬進了艾家,可是難免腹誹,明明在家規規矩矩教出來的少爺小姐,到了上海這沒了章法的地方就全亂了套。但她一個老太太管衣食住行,管不住人心不古,只能暗中打探Eric的心思,知道暫時不想登報聲明的反而是江書恂。老太太氣得發昏十三章,偏江書恂還坦蕩蕩地說:“您別找姑姑姑父了,我已經說過年后再處理這些事,他們也忙著松江難民的事呢?!?br>
    至于江纖塵,他本身就對Eric有根深蒂固的偏見,現在不知大姐為何突然態度轉了一百八十度同意和Eric同居。他暗中懷疑因為郭媽不停催促,大姐才妥協的,本來就沒好臉色,郭媽再來叫他勸,大少爺臉一甩,甕聲甕氣地說:“婚姻大事當然要先稟告父母!不然登不登報都是私奔!”這話堵得郭媽上不來氣,他以為爸爸當初不就是以此為借口不許大姐和吳霜威私奔的么!

    江書恂聽到郭媽半夜的獨自啜泣,又聽了老太太半天的哭訴,才知道弟弟說得那么重。何必呢?早就跟吳霜威沒關系了。她叫大媽放寬心,往事不可追的道理她明白,何況吳霜威也是Eric的忌諱,她犯不上找不開心。至于結不結婚,其實江纖塵說得有些道理,但和父母威嚴無關,是上海早就是沒有法律約束的城市了,登報聲明不過是給別人好看,她只是想挑個好的日子再說。Niki本來睡在熄滅的火爐邊汲取余溫,這時也被驚醒了,搖搖尾巴走到郭媽身邊臥下,眼中似人的悲傷。江書恂問郭媽,她之前做過的美夢是什么,花園洋房、囡囡Niki、家人還有自己的婚姻都成全了,現在的日子不就差了那只小貓么?那她明天抱只回來就好了。纖塵講話難聽,他這大少爺脾氣遲早在外面碰壁,家里人教不好,讓他自我改進吧。

    “那你要問,我是因為什么原因不想立刻跟Eric登報聲明,我自己也不清楚。鬧別扭也好,還是別的什么,總之現在的日子是他順著我就好了?!?br>
    Eric半夜睡得迷迷糊糊,一會夢見江書恂跟吳霜威走了,一會又夢見自己原來的太太沒死,兩個女人的臉閃閃爍爍都看不清,嚇得他一身冷汗坐了起來。屋子里黑暗沉靜,Eric順手摸到床柜上的白蘭地喝了兩口,冷靜了許久才重新不知多少遍接受了妻子已經過世許多年的事實,然后忽然又想到江書恂早就和自己同居了,可她人呢?

    囡囡睡到半夜也哭了,郭媽趕緊回房抱著她去小解,又催江書恂回去休息,可回客廳關燈時發現她坐在火爐邊抽煙,本來熄滅的爐火也被重新點燃了。

    “現在的日子過得多好,為什么又抽煙呢?”

    江書恂苦笑了一下,把香煙掐滅了:“我以為您是怕我過得不好才傷心,可您也知道現在的日子不錯呢?!彼謫枺骸暗菆舐暶魅绱酥匾??我也不妨明天就去,反正就是遲早的事,周圍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我也犯不著再磨練Eric的耐心了不是?對我自己也沒好處?!惫鶍屢渤聊?,許久才說:“或許是我太貪心,一直妄想趙正楊回心轉意,帶著你們去香港?!苯瓡乃岬赜X得好笑,當初她跟爸爸賭氣這才來了上海,郭媽一直在幫自己勸爸爸,說雖然已經訂親,但還是要先戀愛再結婚,這才是上海的風氣。再加上江懷南也有些許后悔,因此她和趙正楊拖了很久才結婚,郭媽不就在想萬一吳霜威回心轉意了呢?豈料等他望穿秋水時最終失望,好不容易和趙正楊關系緩和時他卻出現了。又想,要是自己早一年和趙正楊結婚,也就早一年緩和關系,即便吳霜威出現、即便上海打仗,或許就沒這些因果關系了。當然這話江書恂是不敢講的,郭媽要是再自責,這日子就沒法過了,她知道吸取教訓,少一點矯情多一點識相就好了。

    最后郭媽也想通了,說是自己糊涂還把江書恂當成小孩子來管教,其實她的見識和辦事比自己這個看家老太太強到不知哪里去了,怪自己杞人憂天,流的無謂的眼淚。江書恂笑笑,說沒文化的老太太可不會杞人憂天這成語。

    “您怕我不安生是么?Eric對我太好,怕我不識相,可怎么會呢?”

    郭媽勸道:“不要說識相不識相,太難聽了,這是結婚又不是……”她忍下了“皮肉交易”這么不文雅的話。

    江書恂去摸香煙,摸了半天只摸到了個空盒子,她興味索然地把煙盒丟進火爐里:“婚姻肯定是大事,但要等爸爸身體好了再告訴他,萬一日本人退了呢?總不可能一輩子不回去……”卻哽咽得有些說不出話。

    新年過后繼母又打了封電報,只給江書恂。電報里說老爺的身體非常不好,讓江書恂首先打點錢回家看病,局勢穩定了再和纖塵回家來看看。錢姓太太也知道上海淪陷,江家姐弟回來的風險太大,因此絕不敢讓他們現在回家。江書恂知道爸爸的身體一定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否則絕不會連一封信、一個電話都不親自來的。她本來想勸郭媽,中國或許打不贏日本,打不贏就算做亡國奴,那也有回家的一天,總不可能永遠如這夜晚一般被黑暗圍困看不到希望。卻想到爸爸的身體,爸爸還能熬幾天,萬一他等不到自己和纖塵回家呢?于是無盡不能對郭媽言說的悲傷委屈梗在心中,禁不住的淚水洶涌而出。

    郭媽被這份突如其來的眼淚驚得手足無措地立在當場,Eric急忙下樓把郭媽送回去困覺,又打了毛巾給江書恂擦臉。他本來聽到母女的對話還是難免失落,江書恂始終沒說一句對他愛情的話,但也是意料之中,本來就是不相稱的事,他可能也沒指望過。

    江書恂知道Eric應該聽了個八九不離十,但也沒什么好刻意辯解的,抽抽搭搭地說:“你別多心,我可不是后悔跟你同居才哭的?!盓ric苦笑道:“你不是表里不一的人,現在是工作太辛苦了么?還是有別的什么擔心,我總得幫幫你?!彼舆^江書恂擦了臉的毛巾,有點頹唐:“其實我也知道,你跟我總有些難為情,我這些年也不算道德,給你也造成了一些困擾,所以到如今其實很慶幸有現在的生活??晌覍δ恪偙融w正楊好很多不是?唉,也沒什么可比性,誰能比他混賬呢?可要說吳霜威……”

    “你不比吳霜威對我差,我對你也不見得比對他要深厚,只是年紀不同、境遇不同……實在也不要再提他了,我哭只是擔心見不到爸爸,也不知我們的命運到底會如何?!?br>
    江懷南的事Eric是知道的,江書恂問他借了錢。這件事倒好安慰,畢竟若不是漆黑長夜惹人心煩,江書恂倒不至于哭得如此無節制,可是關于命運,Eric也有些頹然。

    “過去我以為你是拿救治傷兵做借口,故意不回家不跟趙正楊處理矛盾??涩F在可悲的命運降臨到我的同胞身上,我才明白你一直的心情,恨不得使出全身的精力去救自己的同胞和祖國,卻無能為力……唉,書恂,是我過去自私狹隘,可是命運、命運……即使連猶太人自己也覺得逃到中國是僅次于集中營黑暗的地獄,我現在也說不出咱們逃去美國的話,可如果真有那非走不可的一天,請相信我絕不是出爾反爾的人?!?br>
    最后,Eric所做的保證只不過是不會重蹈趙正楊的覆轍,可對命運的恐慌,他說大概深夜未眠,人的情緒容易壓抑,事實也是無解的。又說大概猶太人和中國人的婚姻才是最好的選擇,畢竟只有中國無條件地接收了如此眾多的猶太難民。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