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一章(4)

    第一章(4)

    作者:丁也林    



    中秋過去不久,茱迪就因為不小心在舞臺上踏空導致早產,幸好她身體素質不錯,母女平安。江纖塵還是承了趙正楊的好意,說孩子就叫江靜霺吧!蒙蒙細雨和她出生的天氣也一樣,茱迪覺得十分好聽。孩子因為是早產,一生下來就放在保育室里,半個月后才出了院,可還是比同日子的孩子看上去瘦小,哭聲也細細的,郭媽念叨了一句:真像小貓。茱迪樂呵呵地說其實孩子手腳很有力氣,取個乳名好養活,就叫小咪吧!江書恂忽然想到趙家的那只小貓。趙正楊說小貓在草地里下了一窩崽,可惜那天夜里大風雨,沒人聽到它求助的叫喊,新下的崽全都凍死了。

    “不該把Niki趕走的,不該!”

    趙正楊懊惱地說,要是Niki在就好了,有它狂吠的提醒,貓崽子們肯定不會夭折。他從不覺得對不起成人世界,唯獨對兒童動物有過多的憐憫。江書恂張張嘴,沒好意思說即便Niki不被送走,可她也不會把Niki留在趙家。小貓自此再沒來過趙家小屋,不久后趙正楊也搬到大道政府所在的浦東去了,房子雖然沒賣,左鄰右舍逃的逃走的走,幾乎都空掉了。江書恂偶爾有幾次路過,對著空蕩蕩的院落發了會呆,突然想到那時趙正楊在死的恐懼下不斷沖江家人發脾氣,人為了求生存暴露出的自私嘴臉非常難看??傻人娴哪弥鴤握钠笗丶?,急躁的心也恢復平靜,事情卻完全沒有回頭的機會了,報紙上他身著長衫接受聘書的照片刊登在頭條,這份恥辱證據確鑿。

    茱迪招招手讓囡囡來看看妹妹,囡囡望著奶娃娃皺巴巴的面孔想看又不敢,忽然躲到江書恂身后咯咯笑著。郭媽喜氣洋洋地抱怨著:“兩個小乖乖,簡直要鬧死我咯!”她暗中催江書恂寫封信給家里,該讓老爺高興高興了。江書恂后來寄了張弟弟一家的全家福給爸爸,很久后收到回信,江懷南讓大女兒在上海操辦個小型的儀式,以后有機會回山東再補辦正式的婚禮,他尚且不知大女兒離婚的事。

    “一大早還去診所?”郭媽念念叨叨的很不高興:“我要問問饒神父,昨天忙到大半夜,大冬天也要八點趕過去,這是診所啊還是總統府?”

    江書恂笑笑,不敢開床頭的燈,怕驚擾了囡囡的睡眠,就著窗簾縫隙漏出的一絲光亮扣好了旗袍扣子。不僅是因為搬到了石庫門平民地,主要是在難民面前穿貂皮大衣有點不像話,江書恂把自己打扮得樸素整潔,棉旗袍和呢大褂上身依然像個讀書新女性,不過從有錢的醫生變成窮教員了。她摸摸熟睡著的女兒,輕聲說:“默秋最近忙,我請芳草送囡囡去學琴,您好好帶小咪吧!”

    上海淪陷后,昔日輝煌的“明星”、“聯華”等電影公司連廠址都被日本人占領,上海電影界一片慘淡,不少明星出走內地進行抗日宣傳。黎默秋在乎錢,何況她根本不可能參與抗日宣傳,公司安排什么宴會表演她一定會去,但也有更重要的東西叫她不惜解約,只想立刻帶著囡囡和江書恂離開上海。那時在酒館里的醉話未嘗不是真心話,如今終于有了實現的可能,江書恂卻脫口而出說一個人走沒意思,她想想怕黎默秋誤會,補充道:“纖塵和茱迪不會走,也不方便走,我不能丟下他們?!崩枘锔械教齑蟮奈?,向哥哥哭訴說趙正楊有什么好惦記的,他們結婚時可沒見得如此深情款款!陳之恒只勸妹子說萬事不能強求,沒再做過多解釋,想黎默秋應該還不知道江書恂現在待的診所是怎樣的背景,她是胸懷偉大的志愿舍不得淪陷的其他上海市民。

    可其實是陳之恒想得復雜了,當初趙家夫婦決定去香港的目的很一致,都只是為了挽救這場婚姻,但既然現在已經徹底斷了,江書恂當然沒必要再費周折,雖然說的那句話也有灰心喪氣的委屈成分,不過是突如其來的自怨自艾罷了。江纖塵有心想去重慶,但是和姐姐商量后認為去重慶路途遙遠且戰爭不停,一路上壯年人死掉的消息不新鮮,江家姐弟搞不來這老人小孩和孕婦,不敢冒險。但有心抗日也是真,畢竟如果有選擇,誰都不想做亡國奴,留在上海是無奈,不是叫人心安理得地過屈辱的日子。盡管上海的局面乃至全中國的局面都叫人懷疑抵抗的有效性,可不論是饒家駒所謂的對人類光明的希望,還是江纖塵一直念叨著的“君子固窮”和“雖千萬人吾往矣”,在這種時候就得有“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毅力。江書恂逐漸琢磨出趙正楊所說的被道德綁架的難堪境地,愛國這個民族主義的道德命題在中國被無限放大,根本不存在所謂的中立和獨立。

    “中立與超然,那不過投降與出賣的一種掩飾?!?br>
    這是報紙上批評家的話,但江書恂依舊不認為趙正楊一直強調的獨立是為了叛變,雖然后來的結局確實如此。她解釋不清,且如今中國的形式也是不能為敵人辯解的——是的,江書恂最終站在了趙正楊的對立面,不僅因為她確實比趙正楊愛國,也是因為非此即彼的環境迫使江書恂做出身份,所謂“陣形既分,沖殺自易”,趙正楊所擔心的被貼標簽的事終難避免。

    江纖塵開始還埋怨姐姐,當時有記者想采訪江書恂,可她居然不愿談立場問題。江纖塵認為此時的離婚不僅代表婚姻的終結,更是家國立場的表現,他不明白姐姐有決絕離婚的勇氣,卻在關鍵問題上含糊不清。江書恂不和弟弟解釋,年輕人熱血的一片愛國心當然不會原諒她對中立者自由者的贊同與悲憐,反而郭媽先生氣了:“你姐姐從小臉皮薄你不知道嗎?中間還夾了個林文漪,你以為是光榮,別人只會當成笑話來看!”

    “那也不要去診所,現在缺的最是能鼓舞士氣的人……”

    “大少爺,你算算你們的劇藝社上下幾十口人天天賠本賺吆喝,你姐姐再不出去掙錢,家里老的小的吃什么喝什么?”郭媽生氣地把大哭的小咪塞給江纖塵:“家里三個人里就有兩個宣傳愛國,鼓舞士氣的人可一點不少,足夠了!”

    “人各有志,我也沒你們做講演和表演的本事,況且實業救國也是救國,淪陷也一樣,還是讓我好好做個醫生吧!”

    江書恂沒說重話,可是“實業救國”這話叫江纖塵想到自己初到上海鬧別扭的許多事,有對自己不長記性的愧疚,也有對江書恂的不滿:為什么她總是難以并且似乎主觀也不愿擺脫趙正楊的影響?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