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一章(3)

    第一章(3)

    作者:丁也林    



    薄暮與桂花的香氣最相宜,白晝的燥熱退散,桂花過于馥郁的香氣也沉淀為無處不在的清甜。囡囡窩在趙正楊懷中漸漸停止大哭,可依舊抓著趙正楊的衣襟不松手,輕輕啜泣著生怕他就不要自己了。趙正楊給女兒擦了淚,很難去告訴孩子很多成人的事,況且全是自己的錯。

    既然趙正楊早知道Eric對自己的感情,江書恂也就不瞞著了。又其實全家除了江纖塵那個傻子,大家陸陸續續地瞧出了些不對勁,連隔壁劉太太都一早察覺到了不是么,江書恂索性就順水推舟了,這事辦得不地道可也不算錯得厲害。趙正楊張了幾次口,想想問江書恂的感情私事還是不方便,雖然覺得Eric事事要求別人的大男子主義未必適合敏感自尊的江書恂,可他知道瓜田李下,自己現在的身份還是閉嘴為好。

    滿寶見囡囡一直在哭,氣得跑上前扽住趙正楊:“江醫生,他欺負你跟囡囡嗎?”江書恂摸摸滿寶的腦袋,無奈地笑笑:“這是囡囡的爸爸,他是有學問的大教授,不是壞人。你媽媽剛剛叫你回去吃飯,別瞎跑了?!睗M寶大囡囡一兩歲,雖然不相信江書恂的話,也只能訕訕地松了手,臨走時不忘叮囑江書恂:“他要是欺負你們,就告訴我爸爸?!彼职质莻€擔煤炭的工人,有膀子力氣。

    “孩子的話你別當真?!?br>
    假如成年人說他欺負江家母女,即便知道是自己的錯,趙正楊或許仍會冷笑,但話從兒童口中出,卻倍增叫他無法辯解的諷刺感與滿心的苦澀。

    “我看到報紙上的聲明了,多謝你,寫得非??蜌??!?br>
    生活的諷刺在于,包括當事人在內的所有人都默認這場離婚官司是惡俗三角戀引發的,直到寫下離婚聲明時江書恂才恍然大悟,其實到她下定決心與趙正楊分道揚鑣時,林文漪的作用已經微乎其微到幾近于無。

    正是也明白了這個道理,趙正楊沒有再出聲挽留江書恂。不然怎么開口?叫這樣一個敢于以身作誘餌抓捕漢奸的愛國女醫生一起投敵?林文漪的事尚且有很大的回轉余地,到這里路徹底被堵死了。趙正楊恨過陳之恒,從出院后家里便圍滿了日本便衣,這是更嚴重的警告,而這時陳之恒又上門誘導,勸他想好出走的代價和可能性。后來他想到,妻子說在監獄中看到別人的死亡與刑罰也曾有過退縮的心,但她畢竟堅持到了最后。又或者,正如江書恂絕望地說,即便他們離開上海,可趙正楊就能改變他的立場么?如果有朝一日香港也淪陷了,怎么保證他不去做同樣的事?早幾年晚幾年斷有什么區別,至少她還不會落到四處孤立無援的地步。

    “家里最近還好么?

    趙正楊苦笑道:“不大好,局勢你都清楚的?!痹S奉時還是帶著茵茵去了重慶,吃過年夜飯后的事,本來是他們夫妻說好年初一離開上海的。趙家一雙兒女接連離婚就算了,還一個破產一個投敵,趙母被氣得又進了趟醫院。還好趙燕施突然改了性子,沉著冷靜地接受了這樣的結局,大概是想通了,留不住的就不強留了,在后來趙家夫妻的離婚官司中她也沒再指手畫腳。

    “既然都如此了,日子總得要過下去。對了,一豐最近怎么樣了?”

    “他都知道了……”

    江書恂詫異道:“不是說好瞞著孩子的么?”

    “是許奉時這混賬,他走就走了,到了重慶非要打電話給一豐,居然還說是為了不讓一豐擔心。唉,一豐怎么能不傷心呢?”

    江書恂忽然想到在碼頭離別時許一豐的眼淚,還有他對未來生活的一絲希望,可如今所有的大人都粉碎了他的夢,自己也是劊子手之一。聽到趙正楊說許一豐好幾次鬧著要回家,江書恂很能理解這種流落異地又被親人背叛的凄涼感,可只怕他回家后發現國已不國,家也不家了,想到這小毛頭過去就有參加鋤奸隊的前科,江書恂說千萬別讓他回來。

    “那……別的事他知道么?”

    趙正楊知道這是指他們離婚以及自己叛敵的事,搖頭道:“怎么敢呢……”

    “早點回去吧,家里人都等著您吶?!鼻懊婢鸵叱鋈チ?,出去了最好別再來了。

    囡囡見媽媽要抱過自己,又驚恐地哭了起來,趙正楊急忙摟住孩子:“你……你送我去里弄口吧!”江書恂望了眼弄堂口,不過短短幾十米的距離,可見女兒哭得悲傷,也不忍心立刻奪走她最后的開心。

    “纖塵在給孩子取名字?”

    “是,可他沒學問,想了很多天都沒想出來,您有什么好的建議么?”

    趙正楊看看淚眼汪汪的女兒,他們離婚后,江書恂說孩子既然也不是親生的,想改姓江,趙正楊沒有阻攔,雖然覺得江靜雪這個名字一點不活潑,他不想孩子成為第二個江書恂。

    “那按著囡囡的名字取吧,靜雪靜雪,霜……哦對不住?!?br>
    滿寶的爸爸剛下工,他不知道江書恂離婚的來龍去脈,看樣子大概猜出可能是囡囡的爸爸,便客客氣氣地點點頭:“您家去吃飯呀!”滿寶爸走后,江書恂的眼淚才掉了下來。

    “對不住了,不要叫靜霜了,你會難過。霜霜,孩子起這名字也太凄涼了?!?br>
    江書恂忽然滿心的委屈,接過囡囡又親又哭,趙正楊也含淚道:“我總后悔,為什么要把自己的不得意施加到你身上,害你和我凄涼過了幾年就算了,我要是早知道有吳霜威的事,我說什么都不害你?!彼氲浇瓡x開趙家時的決絕,他當然是沒臉去阻攔的,可看到妻子走時頭也不回,車棚遮住她的身子,只有那雙白白的腳露在外面,他還是忍不住追出了門。

    阿金大叫:“江醫生,儂等一等,趙教授摔倒了!”可車鈴響了響,她們就走了。

    再后來,趙正楊突然高燒不斷,醫生診斷是肋膜炎,就順勢住進了日本人的醫院。江書恂探望過兩三回,就說不便總往日本人的醫院來,請他好好養病,他們的事可以緩些時日再辦。那時趙正楊正在看的書也被她取走了,說趙教授需要靜養,不要再勞損精力了。又發現看的是佛經,趙正楊到現在都記得江書恂苦澀的笑容和輕聲的勸導,她說:“先生,您這么自私憂生,是做不了舍身飼虎的菩薩的?!壁w正楊想問她的打算,全被這話堵在了心中,妻子的選擇他已經很明了了,是他把妻子逼上了水泊梁山的。盡管江書恂說自己只是愛國抗日,趙正楊知道勸也勸不了,還是請她萬事以考慮自己的安危為準則。這最后一次關于生死的爭辯,即使江書恂全盤接受,趙正楊都知道他們已經被時代貼上標簽,非寵即辱。

    他既然病了這么久,江書恂便先不提離婚的事,一直拖到五月才刊登了離婚聲明,那時林文漪的孩子已經滿了百天,可聲明絲毫未提及此事,話語也極為客氣。

    離婚聲明寫:

    “本人江書恂今日正式于公眾宣布解除與趙正楊先生的婚姻關系,我們奉父母的意愿于民國二十三年結婚,至今三年有余。但因雙方缺少了解,且性格、志向大為不同,雖竭力志愿構建美好的家庭,但最終在志趣上難以達到一致。我感謝趙先生對我三年多的扶持,但經慎重考慮,仍覺分歧過大,殊途難以同歸,故而最終達成和平友誼的決定。我們的養女將由本人繼續撫養,財產分割已無異議,故今日登報聲明,正式離異。

    聲明人:江書恂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五月十五日?!?br>
    趙正楊想到那天正是他打算構建“我們的園地”的日子,他也不知道花壇里有沒有開花,可回去看又有什么意義呢?

    “那就叫靜霺吧,女孩子要活潑可愛地成長,不能總哭?!壁w正楊摸摸女兒的頭,囡囡哭出了倦意,伏在江書恂懷中要睡著了。

    “如果是男孩呢?”

    “嗯,微雨初霽……那男孩就叫初霽吧!他爸爸江天纖塵,不管兒女都是微雨初霽,也符合他爸爸浪漫文藝的氣息。如果是男孩,長大了送他去讀西方文學,讀勒梅特爾、法郎士,做一個真正的戲劇家,別讓他爸爸總是遺憾?!彼髅飨胝f些祝福的話,卻依然忍不住喃喃自語著:“可是人總有若干弱點,可愛么更可憐,同情還是嘲諷?唉,都不對……”

    江書恂知道他在后悔當時的憂生畏死,可這是本性使然,不是一步走錯的借口就可以推卸的。她謝過趙正楊的辛苦,又催他回去:“趙教授,今天團圓的日子,早點回去吧?!?br>
    “好,那我過兩天再來看囡囡?!?br>
    薄暮沉沉,江書恂淺灰色的格子旗袍漸漸黯淡下去,笑容也漸漸變得憂傷:“為囡囡或者為我們自己,您還是少來為妙?!闭f罷抱著哭啞了嗓子的囡囡轉身回去了。

    趙正楊悵然地看母女二人離開的背影,囡囡小聲地抽泣慢慢地消失在弄堂盡頭,他覺出一絲庸人自擾的無奈,扶著墻壁覺得渾身失去了力氣。街面二樓的武漢婆娘潑下一盆臟水正在面前,趙正楊也無動于衷,只有一陣秋風吹過,夾雜著桂花濃郁的香味,吹得他的長衫輕輕飄蕩,便忽然想起小林一茶的俳句了:

    晚間秋風,如同老父捶我的背。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