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四章(3)

    第十四章(3)

    作者:丁也林    



    沈家夫婦在節日上是半個中國人,中秋清明春節知道,別的節日都無所謂,是郭媽大包大攬一定要一家人吃了頓餃子。江纖塵給山東老家打過電話,江懷南再三叮囑他要遵守趙家的規矩,又極不放心大女兒的感冒怎么如此嚴重,連電話都不能說兩句,幸好趙正楊從來不跟岳父通電話,否則謊就難圓了。

    自從離開山東老家,加上家中如巨山崩塌般的敗落,江家父子往日傳統的嚴肅的父子關系也略微得到改善。江懷南從來不關心兒子的衣食住行,在妻子抱著電話和兒子一通哭訴思念和艱難后,他一改往常,在告誡之外也叮囑他吃穿不要節儉,等過段時間江書恂身體好了,再打電話告訴她不可以對弟弟小氣。江纖塵知道家里現在多拿一點錢也困難,姐姐家也是四面楚歌,一直強裝鎮定的青年眼淚差點就要落下來。沈雅琦急忙接過電話和表兄親熱地聊了幾句,說孩子都由自己看著,請他放心。撂下電話,大家想幸好江書恂已經先回去睡了。

    圣誕節比冬至輕松活潑得多,沈文韜愛上了郭媽包的餃子,提議圣誕節晚餐換成餃子。郭媽搟著皮還要不停地攆囡囡走開別搗亂,她笑嘻嘻地說:“這可真不得了,也不知道上帝他老人家有沒有吃過紅酒配餃子?”沈雅琦接受大家誠懇的建議不再做飯,她幫著布置餐盤,也笑道:“沈經理這些天一直抱怨沒過過冬至,少吃了大媽你多少年的餃子了?!编镟锛m纏著大媽要玩面團,沈雅琦悄悄粘了一點面粉在指頭上,把小女孩的臉涂成了小花貓,囡囡開心地撲到媽媽懷中。江書恂緊緊摟著女兒,親親她頭上的傷疤,輕聲問:“怎么還調皮呢,額頭不痛了嗎?”囡囡天真望著媽媽,心中好像有一瞬間的悲痛,可她小人家的心中幾乎是填滿快樂的,隨即又躺在媽媽懷中撒嬌,紅繩子掛著的白玉蘭吊墜從領口露了出來。

    “今天好冷的風,刀子一樣割人的面孔?!?br>
    沈雅琦哎呀一聲,上前拉著Eric冰冷的手,招呼他跟阮芳草進屋暖暖:“您怎么來了?”Eric無奈道:“頭一回一個人過圣誕,實在無趣?!闭f著黎默秋也頂著一身寒風進了屋:“該死的,非得今天有演出,明明都沒幾個人來,害得我這么晚才來?!彼泵Χ椎交馉t前暖著雙手抱怨道:“這里的日本人太麻煩了,來去盤問了我好久?!睜t火照著她嬌艷的面龐,總有些松弛的跡象。

    淞滬會戰上海戰敗,松江不是租界,自然也落入日本人手中。沈家夫婦收留了一些來不及逃往蘇州、南京的難民,日本人礙著沈家夫婦法籍的身份不敢有所動作,但也經??量虒ΥM出學堂的人員,以示統治權。

    “您聽說了么,南京也……”

    沈文韜搖搖頭:“默秋你別提了,上海的慘狀已經足夠稱之為人間地獄了,南京的屠殺比地獄還黑暗,唉……他們還有一點人性么?”上海淪陷后不久,蘇州、南京隨之陷落,12月13日日本人開始在南京大肆屠殺難民,此時黎默秋忽然提及,大家俱是心中黯然,歡樂的氛圍也少了幾分。囡囡逐漸睡著了,江書恂摟著女兒,忽然想到那朵雛菊,在四川北路撤退的日本士兵的槍管中墜落到自己腳邊,并最終被踩踏的那一朵小白花。

    “打不過就跑,亡國的敗像!亡國!”

    江書恂猛地抬起頭凝視著姑父,國要亡了,國要亡了!她說過自己想做個中立的愛國者,她不懂政治更不愿相信這個國家從根本上是壞的,但她知道徐良是愛國者,在抗日的特殊時期她是愿意幫助徐良??墒侨绻谐蝗沾蜈A了日本人,徐良猜得出江書恂想說的。但那只是當時的想法,如今她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選擇了。江書恂忍不住打了個寒戰,懷中的囡囡不滿意地揉著眼睛。

    “算了算了,是我不該提這個話題,難得今天大家都在一起?!崩枘镉H親囡囡,又輕輕依偎著江書恂:“我好久沒來看您,您的臉色總算好多了?!彼h顧四周,屋子里滿滿的,卻還差了一個人,談不上來全了。黎默秋覺得自己作孽太多,不由嘆了口氣站起身:“他不打電話,我給他打電話!”大家都知道她說的是趙正楊,江書恂不愿這好好的氛圍因為自己變得尷尬:“妹子你坐著吧,他冬至打過了?!痹挍]說完,電話便響了,黎默秋搶先接過電話:“趙教授嗎?”

    趙正楊坐在梳妝鏡前,他覺得這房間總少了點什么,找了半天才發現他們連個像樣的合影都沒有,這才打電話給學堂。其實他知道這是借口,就是這樣才有勇氣再打電話過去。電話那頭是黎默秋咄咄逼人的質問,趙正楊低聲說:“黎小姐,麻煩你把電話給太太吧?!?br>
    江書恂覺得很尷尬,一大屋子的人盯著自己打電話,趙正楊也覺得氛圍不一樣:“學堂很多人吧?”原來不僅江纖塵和茱迪去了,Eric和黎默秋也在,趙正楊輕輕苦笑著,果然Eric會在。然后心中暗自嘆自己過去的混賬,是他作為丈夫不稱職縱容出的后果。

    “太太,您最近的身體如何了?”

    江書恂說比冬至時好多了,趙正楊說那就好。

    “還有事兒么?”

    “哦對了,太太,我記得以前有張合影在床頭的,怎么沒了?”

    江書恂想了一會,才想起那是他們剛結婚時擺的一張在趙家老屋的合影。他們的結婚照實在難看,可那張合影也都是心不在焉的,越看越別扭,當時擺了沒幾天就被她收起來了。

    “哦哦,您先別掛電話,我找一下?!?br>
    趙正楊在梳妝臺下的柜子里找了半天才找到,他忍不住皺起眉頭嘟囔道:“怎么……怎么這么難看?”不要說他這個一貫板著臉皺著眉頭拍照的人不大好看,連妻子都是縮脖子哈藥的,他眉毛皺得老緊,擦擦鏡框的灰,覺得更難看了:“就沒別的嗎?”江書恂讓丈夫再看看相冊,他有什么中意的就自己換上。

    “好,我找找,你……你先別掛電話?!?br>
    江書恂聽到丈夫的呼吸聲,想他現在是用肩頭夾著話筒,才空下兩只手在翻相冊,她知道丈夫有太多想說的話羞于出口。趙正楊翻遍了相冊,發現他們夫妻的合影少得真可憐,且張張都不好看,明明妻子在別的照片中那么光鮮亮麗。他略略苦笑,妻子和Eric的合影真多。趙正楊無奈把江書恂上次酒會的照片取出來換進了相框,才覺得合適的多了。照片里的江書恂安靜又活潑,眼睛都亮著的會說話一般,這才是趙正楊印象里的妻子,他看著照片出神,直到電話那頭直催他:“找到了嗎?”

    “找到了嗎?找不到……”

    “找到了?!?br>
    趙正楊凝視著鏡框中微笑的妻子,不自覺照照鏡子,發現自己怎么總是皺著眉頭。他捏捏眉頭,感覺三十多年不經意總是用愁苦的眼神看待人世,年紀輕輕已經有了很深的“川”字皺紋了。他覺得胸口沉悶:“今天是平安夜,我卻不知該說些什么?!?br>
    沈雅琦見江書恂對著電話久也不說話,想沒有人打電話是互相對著空嘆氣的。她也不想譴責趙正楊,即便他做錯的地方太多了,再革命的社會活動家也想有個家的:“正楊,你要是太寂寞,就也來學堂住段時間?!壁w正楊想自己還有什么臉對著這群善良的人,江書恂招手讓女兒過來:“你有什么話說給囡囡嗎?”

    鏡框里的江書恂微笑著,眼中含著興奮和對未來的期盼,趙正楊把燈滅了,只留了一盞小燈照著梳妝臺,在幽幽的燈光中,這笑容變得有點恐怖。他還是回到書房休息,囡囡不會講話,他問你想爸爸了嗎,他聽到女兒興奮的叫聲,他又說我對不住你媽媽,也對不住你??舌镟锂吘固?,哪聽得懂這道歉,一直高興得直拍手。如果她會說話,一定會問爸爸為什么不來學堂,為什么好久不見他了?可她不會說話,連趙正楊的歉意和思念都無法向江書恂轉達。

    趙正楊有很多話想向妻子傾訴的。比如說憤怒,他想不到日本軍隊在南京制造了如此駭人聽聞的慘劇,他要誠懇地致歉,自己曾經的作為無異于戕害同胞的幫兇。比如說拒絕,其間他接到陳之恒,抑或大和君之的電話,勸他想通中國的前途,自己是不發一言就掛掉電話的??纱朔N等等想說的話都因為Eric郁郁地藏在心中,趙正楊想自己要吸取吳霜威的教訓,千萬不能腦子發昏了,他忍著惱火與沮喪盤算著該請哪些朋友買去香港的船票。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