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章(3)

    第十章(3)

    作者:丁也林    



    許一豐和阿金是從工部局警務處撈出來的,其中肖瑛打了好幾個電話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江書恂多謝她的幫忙,肖瑛叮囑千萬看住孩子,她似有猶豫的神色,最后還是說了:“江醫生,我們的關系我就直言了。不消說孩子這次參加的是杜老板的幫派,就是戴老板的組織,雖說是打著鋤奸衛國的名號,可孩子還是不參與的好?!苯瓡浅8兄x肖瑛,這話本不該從商會主席太太口中出來。

    劉太太一路把阿金罵回去的,指桑罵槐的意思很明顯。趙燕施顧不上劉太太,她看兒子臉上身上傷不少,不顧關了幾天的小子渾身臟兮兮的,抱著他又哭又罵,罵警察打人,罵江書恂沒本事這時候才把她兒子救出來。江書恂習慣趙燕施好心當陳驢肝肺,她是看丈夫面子看趙母面子,哪怕就是心疼許一豐都沒看過許家夫妻的面,假裝沒聽見轉開了。許一豐本來堅決不肯出警務處,硬要警察道歉,說什么什么自己既“孝悌”又“忠義”,抓自己的才是漢奸賣國賊,許家夫妻苦著臉說了一圈好話?;氐节w家老屋,許承澤迫不及待哐哐給了兒子兩耳光,罵他小畜生非要害死全家才開心是不是,趙燕施護著兒子不許丈夫打,夫妻二人一個說“慈母多敗兒”一個說“子不養父之過”,也不顧趙母在場就冷嘲熱諷乃至破口大罵了起來。

    趙母直掉眼淚,孩子吃了這么多苦,等他休息一下再好好談談,哪曉得許承澤上來非罵即打,這是什么家教。許一豐個子早已長得很高,不等許承澤第三個耳光下來就先推開了老子:“誰要你們救我出來,我就是吃槍子也好過丟人現眼!”

    “囝囝,我的好囝囝,儂不在了,好婆哪能辦?”

    趙母哭得心痛,原本像準備戰斗的小公雞一樣的許一豐頓時泄了氣,背過身子一抽一抽的,硬是不讓家里看到他哭,這點來說比過去動不動就哭成淚人的樣子像英雄。趙燕施去拉兒子,也被許一豐甩開了,他第一恨的就是父母,他們做的混賬事既丟人又散財,還拖自己這鋤奸愛國的后腿,他都忘了自己逃跑時??薜澳锏捏@恐心情了。

    江書恂被趙家老屋又哭又鬧的氛圍吵得頭暈,勉強答應丈夫給許一豐包扎傷口,他死活不肯去醫院,總得有個醫生看看,家里人才放心。這時許一豐才小聲說警察沒怎么打他,身上的傷都是自己摔的,就是逃跑的時候身上挨了幾棍,江書恂給他涂了藥膏,萬幸沒有骨折。

    “舅媽,你別告訴好婆,不然她又得傷心了?!?br>
    江書恂讓他別亂動,挨打的時候怎么不怕痛。

    “你也覺得我做的錯么,以前囡囡小舅不也這樣的嗎?他也說要打日本人?!?br>
    江書恂好笑道:“所以他才被你爸爸騙……”她急忙剎住口,訕訕道:“對不住一豐,這件事和你無關,是囡囡小舅沒給你起到正確的榜樣作用。你說的沒錯,我們是該恨日本人,也要打日本人,但不是去搞暗殺,你萬一出事了呢?”

    “我去打仗就會不死嗎?人總要死的,殺掉日本人再死重于泰山,逃跑的時候被日本人的炮彈炸死輕于鴻毛!”許一豐兩手舉得高高的讓江書恂涂藥膏,好像投降一樣,他懊惱地放下胳膊,說什么也不肯抬起來:“舅媽你不也為了幫難民差點被日本人的飛機炸死么,為啥大家都不罵你?”

    江書恂啞然失笑道:“說起來不怕你笑話,我當時怕得直哭,回家后也被禁足到現在?!?br>
    許一豐瞧著她胳膊上的疤,不以為意:“你是女人,當然要哭,我是男人……哼!誰也關不住我!”

    “一豐,我不是叫你做懦弱的人,只是你太年輕,看人看事未免有些片面。就拿這件事來說,你要打日本人、懲罰漢奸都沒錯,但你知道杜老板到底是怎樣的人,他要殺的真是漢奸為啥警察要抓你們?要不是家里人到處幫你們疏通關系,你又是個清白的中學生,萬一你被判了罪,不要說殺日本人,就連好好的愛國青年的名聲也沒了,你說憋屈嗎?”

    “那是警察混賬,哼,他們到現在還在抓共產黨呢!到時候我就去陜北當八路軍!”

    趙正楊正因為處理不了姐姐姐夫的矛盾回避到了內堂,江書恂見丈夫又要吹胡子瞪眼地發火,搶道:“越說越不像話了!你說自己是男人,可有為你爸爸媽媽考慮嗎?你媽媽為了你哭了多少回,家里已經亂成這樣你還不聽話……”江書恂話沒說完,許一豐跳起來怒道:“聽話?聽他們的話乖乖做個傻子嗎?他們要是真的關心我,家里何至于這樣過不下去!我有時候真想自己跟日本人拼命,一命換一命,我活得嗎沒尊嚴,至少死得還像個英雄!這些窩囊警察還敢判我的漢奸罪?我殺的才是漢奸……對,就是他這樣給日本說話的漢奸!” 許一豐指著趙正楊恨恨地說:“我們這個家都要完了,全要完了,齷齪、自私,全都該死!”江書恂趕緊攔著火冒三丈的丈夫,求他別發火,纖塵以前不也這樣的么?誰叫他們是年輕人呢!

    “你為什么要攔著他,他又打不過我,還是你也要跟著他做漢奸?哼,只怕到時候他都不要你了!”

    趙正楊額上青筋暴起,猛地一拍桌子吼了一聲混賬東西,驚得外面都不吵了。許一豐挑釁道:“你自己做的好事心里有數!”

    趙正楊皺著眉頭從外面回來,不知是因為生氣還是因為咳嗽抑或二者兼有之,臉色很不好。林文漪想跟進來,也被砰的一聲關在門外,江書恂正在給Niki洗澡,絲毫沒感謝丈夫的決絕,這時候也太晚了吧,表演給她看實在無聊,她對戲劇沒興趣。趙正楊背著手慢慢花架前擰開了收音機,里面放著馬連良的《淮河營》。

    此時間不可鬧笑話,

    胡言亂語怎瞞咱。

    在長安是你夸大話,

    為什么事到如今耍奸猾。

    ……

    這段西皮流水他熟悉得很,陳之恒常常哼一兩句,說馬連良的好就在從容不迫上,他不像麒麟童攢著一股激揚的氣,但低沉中又因為鼻音的處理而顯得游刃有余的婉轉華美,應當是非常適合趙正楊的審美情趣,因為優游閑適嘛!

    三人同把那鬼門關上爬,

    生死二字且由他。

    趙正楊打了個激靈,把收音機關了。

    劉太太問阿金,是不是為了許一豐就忘了劉家,他們夫妻可曾對不住她過?劉先生一生積蓄幾乎虧空,整日借酒消愁,有天夜里遭到搶劫被人打傷了,至今臥床不能起,劉太太辭退了娘姨又缺幫手,只能求阿金現在不能走。阿金顫抖著嘴唇說:“是沒刻薄,可也沒把我當人?!彼滩蛔『窟罂蓿骸八以贈]錢也看不上我,我又沒錢去香港,你放心好了我會繼續伺候你何先生!”要不是害怕再煩著隔壁趙家,她真想請江醫生收留自己,江先生能和歌女在一起,那才是寬容的人,自己至少還是個清白的姑娘。

    江書恂曾不明白許一豐為何屢次對丈夫喊打喊殺,事到如今才知道這是少年對她的可憐,替她打抱的不平,雖然根本無濟于事。

    “趙家唯一有良心的還是一豐,我從來都沒說錯?!?br>
    趙正楊不敢回嘴。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