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九章(1)

    第九章(1)

    作者:丁也林    



    下午家里來了位眼熟的中年先生,方臉微須,帶一副白邊眼鏡,說話溫和又親切,和臉上的笑容一樣叫人舒服??哨w正楊臉色卻不大好,客人走時連送也沒送。郭媽送客人出門,抱歉說先生就是這樣的脾氣,中年先生微微笑著:“我和正楊是多年的同學,不需客氣的?!闭衫枘飵Ш⒆踊貋?,可忽然說有急事要走,執意不等沈雅琦回來就走了。

    沈雅琦問侄女,趙正楊答應得好好的一起接纖塵回家,為什么又不來了。江書恂沒說話,江纖塵看大姐臉色不大好,害怕他們夫妻還在因為許家的事鬧別扭,自己回去也不方便,急忙說:“不了不了,我看住在這邊或是別的地方都可以,也方便來這邊。大姐家還是有點遠,每天來去不方便?!鄙蜓喷桓吲d道:“外面炮火連天,你們小小的矛盾還沒完沒了真是煩人。我偏得去問問正楊,這時候不問世事還亂發脾氣,是不是對的?!?br>
    郭媽說黎默秋有事先走了,沈雅琦微微有些失落。她多喜歡這活潑可愛的女明星,覺得黎默秋風流外表下有著可貴的真誠天然,像是個比囡囡大不了幾歲的孩子。說到囡囡,郭媽指指樓上:“都在書房呢?!?br>
    路上沈雅琦問他們為什么鬧矛盾,江書恂也不好細說,只說報紙上有愛國青年發表公開信請丈夫去重慶帶領大家宣傳抗戰救國,后來暨南大學等搬到租界的大學也邀請丈夫帶領學生開展愛國運動,都遭到丈夫的拒絕。因此報紙上再登出的都是對丈夫的攻訐,江書恂說不清楚丈夫想的到底是什么,她不肯上樓叫丈夫。

    “我的江醫生,你家趙教授向來不就是不合作的個性么?你家有個愛國青年就夠了,干嗎非逼著人家跟你一樣呢?”沈雅琦笑著把侄女推到樓梯口,她當然不喜歡趙正楊此時還冷漠對待國家的態度,可這時候就別火上澆油了:“國事家事分分開好么,喏,纖塵本來就擔心,你要你弟弟再難堪一回么?”

    江南的九月已經顯現出秋的悲哀,白日濃烈的陽光雖然依然晃人的眼,卻全無盛夏帶著水汽的蒸騰感,叫趙正楊最畏懼的干已經在白晝顯出端倪了。天也黑得早了,有秋蟲和鳴的傍晚悄悄登陸,他干枯的聲音越發寂寥,對人生的悲苦的心也愈發坦誠。

    唯有對黑夜坦誠啊。

    “有一天從學?;貋?,在區長辦公處前面用棒攪那陰溝玩耍,后面有人高聲叫道,阿官在干什么?心想是誰呢?回過去看時,乃是住在租屋里的老婆子。老婆子的眼仿佛是含著淚似的,說道,你趕快回去吧,爺爺故去了。我立即拋棄了竹竿,站了起來。也并不覺得什么悲哀,只是不知怎的似乎有點害怕,心里顫抖著似的一種感覺,趕緊走了回來?;丶乙豢?,近地的人以及親戚叔伯輩,早已有五六個人聚集在那里。父親和母親好像并沒有看見我回來,簡直一點都不理會,忙作一起。在吃飯間,有人在喝酒,也有人吃著飯。比較平常家里的樣子,現今更是熱鬧,什么害怕早已不知道消滅到哪里去了,只是不怎么覺得有點局促,像是被叫到別人家去了似的,也并沒有對人行禮,只是悄然直立著?!?br>
    書房里陰涼又安靜,囡囡舒服地躺在藤椅里酣酣睡著。趙正楊望著養女的面龐,小女孩在睡夢中露出的無憂的笑容叫他苦澀的心忽然一動,讀書的聲就啞啞地停了,繼而他的心又深陷于絕望悲哀中。他想囡囡長大了肯定一點都不像她的養母,江書恂是個善良美好的人,過于自尊獨立又聰敏,只是她的運氣差了點,一直沒遇到好的配偶。囡囡就是個普通的漂亮孩子,趙正楊想讓她快活地長大,永遠為好看的衣服、喜歡的事業和愛她的丈夫活著,絕不會重蹈覆轍地命令她嫁給誰。趙正楊摸摸女兒的臉,小女孩的鮑勃頭剛剛修剪好了。穿著?;晟捞枞?,白色的齊膝蓋長襪,小皮鞋整齊地擺在地上,微紅的睡顏仿佛是永遠都不會醒的玩偶。他萬分企盼他們夫妻一起看著囡囡長大,留著她迫不及待要去組建自己的新家庭,那時候他們接下沈家夫妻的學堂,該多么美好。

    趙正楊的嗓子疼。

    “過了一會兒,那老婆子來拉了我,帶到祖父的寢室里說,阿官也給上一點回頭水吧。祖父還是同平常一樣蓋了棉被,面向著墻壁睡在那里。在枕頭旁邊,放了一只盛著水的茶碗。我心里想祖父是死的了,去張看一下,沒有什么可怕,正是同平常睡著一樣?!?br>
    讀書的聲音又停頓了,好久再沒有誰讀書的聲,只有輕輕的一聲長嘆。趙正楊知道妻子進來了,他后悔為什么老是要惹哭她??伤麤]法好好說,怎么告訴正直熱血的妻子,自己又出爾反爾了、又在給日本報紙寫閑適的散文。這種時候閑適的散文也是種信號,表明自己對國家命運的漠視,尤其登載在日本報紙上,懷念的又是日本鄉間的生活。

    江書恂輕聲問:“很好的文章,怎么不讀了?”趙正楊低頭翻著書頁,輕聲念了首短歌:

    將來的事好像樣樣都看得到,

    這個悲哀啊,

    可是拂拭不掉。

    江書恂輕輕抽走了丈夫手中的書,是看不懂的日語,她搖搖頭又還給了丈夫:“你讀得很好,翻譯得也好,都叫我想到小時候的事了,只是沒想到是日本人的文章?!?br>
    “讀童話的時候囡囡調皮,反而是讀這個才安靜了?!壁w正楊俯身輕撫著女兒的發絲不敢看妻子,直到妻子主動握著他的手,才問:“你想到什么事了?”

    江書恂說的是郭媽的兒子,一個黑瘦的高個男孩,和他爸爸一個模樣。

    “他們父子對我都很好,就是死得早?!苯瓡f那時候她剛上國小,雖然年幼時失去母親叫她夜夜啼哭,其實也是不懂什么叫死的:“我只是知道媽走了就不會再抱著我了,小孩子離了母親哪能不害怕呢?我以為小哥哥也不回來了。雖然他是好人,對我也好,可他不是媽媽,走了就走了,對我又有什么關系呢?”她說自己都忘了自己哭沒哭過,只是聽到丈夫的朗讀才想起那時候的心境:“我看著他和他爸爸都是靜靜地躺著的,可大媽哭得傷心,叫我害怕。我想他們確實只是睡著的,怎么會沒了呢?可后來他們消失了,好像日子也沒有過不下去?!苯瓡萜萑坏匾恍Γ骸皨寢寷]了的時候我是哭得最厲害的,可后來也活得不賴,哪有離了誰就活不下去的道理呢?”

    趙正楊輕輕摩挲著妻子的手,這最后一句話叫他莫名心慌。

    “生死的事很大……”

    下午來的客人是陳之恒,他再嘲諷趙正楊其實也是個投機倒把者,趙正楊就沒臉反駁了。他丟下了一封信,說是林文漪委托他送來的——江書恂說方滔的退婚信是委托她送來的,其實是她知道方滔的下落;而陳之恒也必然如此。趙正楊完全陷于恐慌中,他不敢再去細問,當然更不敢告訴妻子一切。

    趙正楊的書房是隔絕凡世的法器,所有進來的人都能進入寧靜的悲哀的狀態,江書恂也不能避免,忽然從“拂拭不掉”中琢磨出許多生而為人的悲哀。她也就更不愿去責怪丈夫了,他的心思太自由太深沉悲哀,自己是走不進的,作為妻子理應給丈夫最大的安慰。趙正楊望著妻子低垂著的頭,燈光下溫順、嫻靜的神情是自己最愛的,可只是這半年來他才看到妻子身上的美好,那之前漫長的冷漠時光叫他悔恨,可往事不可追。他輕輕握住妻子的手,想起他們夫妻這一年來鬧出的大大小小矛盾,幾乎都是他的錯,可有的錯改正了有的卻無法改正了。

    江書恂本來不想打攪Eric的約會,可遠遠的他就招了手,黎默秋輕輕有些抱怨:“得了,馬小姐又該怪咱們了?!苯瓡屗蓜e瞎說,黎默秋眨眨眼嗔怪道:“我可沒說什么別的呢!”江書恂哭笑不得地輕輕一拽她:“要怪也怪你這個大明星!”

    馬小姐就是上次遇到的那位德國中年美人Martina。她隨著丈夫來上海生活有好些年頭了,丈夫前兩年去世后回國了一段時間,可覺得還在上海生活得要更好,就又回了中國,靠丈夫留下來的店鋪吃飯。馬妮娜和Eric算不冷不熱的老相識,這段時間她有意想和Eric親近些,卻沒得到太熱切的回應。在上海的德國人也有自己的圈子,Martina原來以為是大家傳說的那樣,Eric對亡妻的思念太深,有著浪漫情懷的美婦人感動的熱淚盈了眶。不過向往愛情的女人總是敏感的,多接觸了幾次江書恂,Martina多少有些猶豫了。

    Eric剛從救援的前線下來,臉上疲憊的神情很明顯,他打著哈欠問江書恂家事處理得如何了。江書恂說弟弟還是堅持搬出去住,她想只要他心里有數,在難民區幫幫饒神父是好事,總不能把二十多歲的青年拴在自己身上。Eric戲謔道:“我總以為你又要哭起來呢?!盡artina的臉色就不好了,站起身要告辭,江書恂覺得老師這時候不該對自己太過親昵。門廳叮叮當當響了,Eric探出身子向窗外的Martina揮手說了聲“bis morgen”,Martina見他瀟灑穩健的模樣也不生氣了。金發碧眼的美人嫣然一笑別有風流端莊兼備的味道,她走近了窗子,扶著窗沿問:“明天什么時候呢?”Eric貼著她的面頰悄聲說了什么惹得Martina格格笑了,她的灰綠的眼珠子轉著,目光有意無意地掃過江書恂:“江醫生,您也再見?!?br>
    Eric沒想到江纖塵還是個左傾分子,話語中的玩笑意味更強了:“喏,這倒跟你們夫妻大不一樣?!苯瓡o奈道:“您非要拿我開涮么?”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