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七章(2)

    第七章(2)

    作者:丁也林    



    饒家駒也好,還是死去的徐斌,都叫江書恂久久不能成眠。她不理解,即便肖瑛和丈夫都是愛她的心,不想她涉入危險的境地,可現在是咱們自己的國家遇難,有能力的醫生、教授、官員不發揮力量,叫年輕無知的徐斌死了;身為中國人蜷縮在后面,反而是外籍的饒家駒、Eric和姑姑姑父救助難民,這是什么道理呢?就連那么怕死的王樊和秦憶梅,他們都能在炮火中搶救受傷的人,自己那么大義地和丈夫討論半天國家大義與個人存亡的問題,到頭來卻龜縮于此,江書恂想自己真是把知識分子的偽善學得淋漓盡致。那天楊樹浦的華德路監獄被炸,大量囚犯死傷,江書恂接到醫學聯合會的求助電話,說醫療人手極度缺乏,希望她去援助??哨w正楊卻以楊樹浦正在打仗,炮火無情為由拒絕了妻子的請求,江書恂怒火中燒地和丈夫大吵了一頓,她指責丈夫的冷漠自私,趙正楊則咬住妻子的左傾大做文章。他們夫妻正吵得不可開交,武啟辰就貿貿然闖進了趙家,江書恂怒氣沖沖地問他什么都不說,只說請老師出去一趟。江書恂不是傻子,林文漪如跗骨之蛆的惡魔幻影般三番兩次攪亂他們的生活,武啟辰猶豫的神情說明他的到來肯定和林文漪有關。最可惱的事丈夫忽然失魂落魄的神情,她攔也不攔住,趙正楊執意要出去,江書恂氣得不管郭媽和孩子哭鬧,拎了兩件衣服就去了修道院救助病人。

    華德路監獄傷亡慘重,江書恂忙起來也顧不上丈夫的不著調,倒也是排遣苦悶的好辦法。閑下來的時候護士們說前幾日大世界爆炸才更慘烈,江書恂問道:“日本人怎么連租界也打?”一位男醫生說:“您不知道么?是日本人的飛機擊中咱們空軍飛機的炮彈架,掉到租界引起來爆炸?!北娙诉駠u果然打起仗來哪分得清租界不租界呢!這位男醫生是在日本留學的,他說自己有好些熱愛和平的日本朋友,這時候也從虹口撤退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不管是國軍還是日軍,這炮彈都有可能掉到他們自己的地盤?!?br>
    “江醫生,趙教授接您回家了?!?br>
    江書恂臉色一變,仍然惱恨丈夫不該聽到林文漪的名字就整個人沒了魂,可她也不至于在外人面前發脾氣,低頭和丈夫走到僻靜處才變了臉色。

    “太太,我出去的事情,你也想得到了?!?br>
    他們夫妻沉默半晌,還是趙正楊先開口,可依舊是半遮半掩地等妻子追問。江書恂滿腹的怒火忽然化作委屈,她從來都是禁不住事的好哭性格,想丈夫坦白都不真誠,眼淚就含在眼眶里,轉身要走:“你有你的事,我管不上。我在這里好好的,你回去告訴大媽,我過兩天肯定安全回家?!?br>
    趙正楊哀嘆一聲:“林文漪說不結婚了,武啟辰找不到她,讓我幫忙的?!苯瓡?,前段時間是秦憶梅鬧著退婚,現在又輪到林文漪,她看到日本人的飛機掠過天空,紅色膏藥旗幟刺眼痛。Eric遠遠看著他們夫妻一個哭一個苦悶,等飛機飛過去才走上前:“你回去吧,等把家事處理好再來?!彼肽阏煞蚴亲罾淠娜?,我要是硬叫你違背他的意思來參與救援,如果害你們夫妻不快,這是違背我的本心的。最先的時候Eric是吃過吳霜威的醋,可當吳霜威失蹤時他從未起過乘虛而入的心,他只想替江書恂找回吳霜威。如今更是,盡管和吳霜威相比,趙正楊是缺陷很多的人,經歷不解與痛苦后他選擇了尊重江書恂的婚姻選擇。比起不知情而鼓勵江書恂奉獻力量的饒神父,Eric要考慮得更多。

    江書恂把火撒到Eric身上:“我出爾反爾,叫別人笑話我害怕了嗎?”Eric說已經跟杜莎修女說好了,說她心臟這幾日不舒服,等身體好了再來參與救援。江書恂滿臉通紅地還要和Eric發火,趙正楊拉著妻子的手低聲說:“囡囡在家里一直哭,只有你能哄得好?!彼氖殖睗癖?,江書恂想到囡囡害怕哭泣的樣子,想自己還有個家,還不能做太危險的事,委屈的淚水奪眶而出:“拜托你以后多考慮考慮我的感受?!?br>
    趙正楊最終還是沒敢說自己不僅去找了林文漪,且還再三與陳之恒碰面——盡管他答應妻子不理睬林文漪了,也不主動與陳之恒見面,早在很久前他就背棄了自己的諾言。江書恂不同,她答應方滔和徐良替他們保守秘密,哪怕秦憶梅痛哭流涕地哀求且大致猜出許多事,她也始終不曾透露有關方滔的任何言論。

    陳之恒是在林文漪和許承澤的事之外和趙正楊聯絡,他說既然師范學院因為戰爭已經停課了,而搬到租界內的學校又過于激進,和趙正楊一貫的理念并不符合,不去也罷。但他也贊成趙正楊此時拒絕日本人邀請的行為,畢竟中日形式尚不明朗,日本何時能打下上海,又如何與租界瓜分上海,都是未知數,不適合在這大勝的關頭太著急。

    “《飛將軍一戰成功 六比〇大勝倭寇》,好,大勝一詞很振奮人心?!?br>
    因為天氣炎熱,陳之恒解開了襯衫袖口的扣子,卷了起來。和投機倒把的內心不同,單看相貌,他儒雅、方正,比起總是穿黑綢緞長衫,清瘦且喜歡皺著眉頭的趙正楊多出許多從容不迫的風度。陳之恒捧著《泰晤士報》諷刺地讀道:“華軍奮勇沖鋒,深入日軍陣線,日守軍未及集合抵御,被迫退至韜明路。直至深夜,華軍猶奮力進攻?!彼娳w正楊不理自己,也不以為忤,隨手又抖開一張《申報》:“‘記者眺望日海軍陸戰隊司令部,已殘破不全,屋頂太陽旗早已撤除,第四層大樓因遭我方猛烈炮擊,早已一片瓦礫,不能應用。而各層樓之玻璃,完全震碎,宛如蜂房’——還是本國人對自己國家的信心更足呀!”陳之恒猛地加重語調:“其中負隅死守之敵軍……唔,也好也好,改日我也一定去見見日本司令部的四層鋼架混凝土大樓是怎么燒毀的,這都爆炸了,上海大捷指日可待呀!”

    趙正楊的老僧入定終于破功了,他怒罵道:“先前你投機倒把,我仍然不愿相信你真的做了漢奸,如今你對上海的局勢冷嘲熱諷,又跑來給日本人做說客,你的立場我已經明白了!我不必向你解釋我的信念,但我是絕不會為日本人效力的,你不用白費力了,請回去罷。林文漪的事是我有錯在先,但現在找不到她一切都先免談,等我她核對了事實,絕不會再欺瞞我太太,到時候的后果我自己承擔,你絕害不到她了?!标愔憷湫χ此硌荩骸拔沂菬o意探聽你的家私,確實是林小姐求我搭個橋,畢竟這事也多少和我有關。我今天來的目的是日本人的說客也好,是投機倒把也罷,可報紙上的宣傳我不信,你就信么?你們的大總統說什么‘能使敵人自至者,利之也;能使敵人不得至也,害之也 ’,要誘敵深入,用疲憊戰術拖累日本人,呵,你我都是在日本海軍服役過的,日本武器的先進和訓練的嚴酷,我們都知道,中國軍隊的素質和武器的落后,你也不可能不清楚。華北已經失守,你遲遲不愿動身去香港重慶,僅僅是因為前幾年和左翼們有爭執,害怕他們報復么?難道不是你的內心深處本來就對中國的前途命運保持著深深的懷疑?”

    陳之恒判中了趙正楊的內心,他又細細琢磨妻子的話,好不容易鼓起的坦白的勇氣又消退了,自欺欺人地想事情未必會如此山窮水盡,再等等吧!一輛載著從前線撤退的日本傷兵的卡車駛過他們夫妻身邊,江書恂看到那些士兵其實并非如自己想像的窮兇極惡,除了服裝不同,他們的面龐和保衛閘北的國軍看上去一樣年輕、正義,有的士兵的胸前、槍管中還插著一朵雛菊。江書恂仰頭望著這象征純潔的小花,想到在醫院里那些殘破的軀體,想不通戰爭中的人性是如何的扭曲。有日本傷員看到位青年的美麗太太看著自己,他忽然想到自己遠在家鄉的戀人,也是一樣美麗文雅。他低頭眷戀地吻了吻花朵,把帶血的雛菊扔到了江書恂的腳下。

    此后,江書恂想起這朵小花,想到它沾染了戰爭的血又被戰爭的車輪碾過,便想起自己的命運,她本就對時政無興趣,也最終為戰爭所碾殺。誰不想做溫室里最美的一朵花呢,她卻輕易被折斷了。

    “對不起,我知道你沒有政治傾向,那天是我瞎說了?!?br>
    江書恂想,你隨便說我政治上如何我都問心無愧,我想的只是醫生救人的職責,你明知道我生悶氣的源頭是林文漪卻避而不談。趙正楊低聲說:“我也找不到林文漪,要是找到她,肯定勸她別耍脾氣跟武啟辰好好結婚?!苯瓡]好氣道:“新時代婚姻自由,你是這時候要包辦嗎?”可自己連盤問丈夫的勇氣都沒有,又算什么新女性。

    “我不讓你亂跑,纖塵出去更是做些我不知道的事,我雖然沒有攔著,其實是不愿他冒險的。不僅因為炮火無情,這兩天城里一直在抓通敵的特務,已經槍斃了好幾人,可真的特務就這么容易被抓到嗎?太太你仔細想想。纖塵總是說中央紅軍都改編成了八路軍,我卻依然不想他走上政治的道路?!?br>
    趙正楊的聲音淹沒在高校學生義憤填膺的募捐演講中,很快地租界巡捕就上前以擾亂秩序的罪名驅趕著學生。江書恂知道Eric、饒家駒和已經遇難的樂靈生這樣的外國人畢竟少數,面對上海的存亡危機,租界反而要求上海成為“不設防城市”,以保障外籍人士的安全。被驅趕的學生吶喊道:“和平確已完全絕望,犧牲已到最后關頭,決以當年喋血淞滬、長城之精神,掃蕩敵出境,不達保我領土主權之目的,誓不終止?!笨苫貞麄兊氖清a克教紅頭警察的棍子和刺耳的警笛,趙正楊拉著妻子躲在一旁,苦笑地直搖頭,說他們不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學生,為了避免誤傷還是躲遠些好。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