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六章(3)

    第六章(3)

    作者:丁也林    



    囡囡等父母太晚,晚飯吃到一半就昏昏睡著了,郭媽哄了幾回都不肯再張嘴。江書恂抱了囡囡去屋里睡覺,讓郭媽別勉強:“不吃就算了,吃也吃不了多少?!壁w正楊說聲少陪丟了碗筷也跟著妻女進了郭媽的房,只剩老太太一人悶悶地嘆口氣,獨自一人仔細地吃著囡囡的剩飯。

    趙正楊不僅不糊涂,反而記性與聯想較一般人深刻得多,對妻子的很多事他都顧及夫妻感情和妻子的臉面而楊裝糊涂,但心中的疑惑始終保存并不斷擴大。今日他為妻子的激動而感懷,可這并不能從根本動搖他一貫悲觀、絕望、冷漠的現實觀,妻子最后說他保存自我的觀念或許才是最終真理,趙正楊反而輕松了口氣??苫貋淼穆飞馅w正楊覺出了許多不對,想妻子是見慣生死的醫生,即便在國仇家恨的狀況下激動憤慨,也不應至于如此流淚乃至痛苦,他疑心莫非妻子認識其中的當事人。甚至,細細揣摩妻子痛苦的神情,趙正楊覺得妻子與此人交涉并不淺,他又疑心此人的真實身份,一路上往日妻子的神秘舉動與這些困惑一齊涌上心頭,這些事差了一根線串聯起來,而趙正楊也始終不敢去串聯。他只倚立在門口遠遠望著妻女的身影,正如同閘北的氛圍和租界大不相同,叫人懷疑這是不是在同一個城市,此刻守在女兒身邊嫻靜、溫和的太太與在診所中憤怒、激動的女醫生影像重疊,哪個才是真的江書恂?

    江書恂何嘗不知丈夫的疑心,可老實說她雖然被徐斌的死觸動了心中某根線,但既然承認丈夫所說的保存生命的意義,便始終不愿成為徐良、方滔的同道。況且她答應了方滔保守秘密,就連對秦憶梅也未曾主動透露詳情,便想暫時還是不說的好??伤y免心虛,一路不敢抬頭看丈夫的眼。

    屋里悶熱,囡囡不停翻身睡得極不安生。江書恂讓電扇搖頭吹著,又拿了蒲扇給女兒輕輕扇著,囡囡心安下來就不燥熱了,她在沉睡前朦朧地對母親一笑。這憨笑讓江書恂心頭一松,連遠遠的趙正楊也笑出聲,他們夫婦目光有一瞬的交錯,又隨即垂下眼睛都望著地面了。

    郭媽叫江書恂接電話:“姑太太的?!?br>
    沈雅琦這時才知道閘北發生爆炸案,江書恂沒交代實情,只說自己已安全回來,診所也暫時關張,偏安租界不會有危險的。

    “姑姑,您和姑父還是來租界吧,雖說松江離日本人遠,可終歸沒保障?!?br>
    沈雅琦自然不肯,她的笑聲卻依然活潑天真,并不因可能的戰爭而有任何憂思:“我親愛的書恂,我可丟不下我的孩子們。況且如果難民們跑來鄉下,總得有人組織安頓呀,我和文韜可是一刻不能閑著!”江書恂輕聲說自己只能袖手旁觀,于心不忍,沈雅琦卻輕笑著讓她不必擔憂,她江醫生是要有大用處的,這俏皮話逗得江書恂含著眼淚笑了。

    “纖塵還好嗎?他雖然愛國,可現在還是盡量不要離開租界的范圍?!?br>
    江書恂還未好意思告訴沈雅琦姐弟間的爭執及江纖塵暫時搬出趙家,便支吾道弟弟陪許承澤應酬,沈雅琦說既然陪的許董,那她就放心了。江書恂撂了電話,丈夫從外面取了報紙回來,亂七八糟一堆捧在手上上了樓梯。趙正楊站在樓梯上聽妻子接電話,他垂頭望到樓下的花架,妻子養的花草正茂盛,手上的報紙都是江纖塵在趙家時訂購的,風扇吹得花草擺動,報紙微微地也飛了起來,隨即又平復了。他靜靜聽妻子撒謊,似笑非笑地輕聲說:“纖塵下午說要來的,可我出門找你去了?!苯瓡炝穗娫?,慢慢踱到樓梯口,緊緊攀著樓梯扶手,抬頭望著丈夫:“先生,我想……” 可趙正楊看到手中的信件,神情不大好,眉頭緊皺地一揮手:“太太,我打個電話,你待會兒再說?!?br>
    郭媽苦笑道:“這時候有什么急事?我說外面亂得很,你別讓大家擔心了,少爺卻硬要出去。說到了就盡快給個信息,到現在見不到人也沒電話……”郭媽擔憂地嘆著氣。江書恂卻想,既不是去找那個身份不明的女友,也不是去忙他的大事業,跟著許承澤至少沒危險。

    “我給默秋掛了個電話,傭人說她睡了?!?br>
    趙正楊面色陰沉地疊著報紙,整整齊齊地疊放在書桌一角。江書恂拿起一看便知道是弟弟的,略有些苦笑:“這時候不在家待著,出去做什么?!壁w正楊皺著眉頭,半晌才說:“我給姐夫的公司打電話了,纖塵是他叫去辦事,他保證沒有危險?!弊郎嫌蟹馑核榈男?,江書恂拿起一看,是日文。

    “發生什么了?”

    “《朝日新聞》的朋友找我寫文章,前次電話邀約我已拒絕了,現在又寫信過來勸說,語言很曖昧?!苯瓡柺裁磿崦?,趙正楊說:“他居然用我曾留日和我對日本的好感勸我不要有頑固的民族立場,真是可笑至極,我雖不愿搖旗吶喊做抗日的熱血分子,卻也不代表我要做投降派?!?br>
    江書恂始終無法理解丈夫的一點便是,他既不主張抗日,也不親日,反而說要脫離現實的炮火做內心的獨立者。他現在堅決推辭為日本人寫文章,看似是獨立的人格,可又以保存的性命為獨立的前提,江書恂便想如有一日日本人把槍架在丈夫的脖子上,獨立與性命他會選擇哪一個呢?可丈夫此刻很氣惱日本人已將自己當成半個投降派了,做妻子的怎能火上澆油?江書恂輕輕按著丈夫的肩頭輕聲安慰:“今天太累了,你也別生氣……”趙正楊緊緊握著妻子的手,柔軟而冰涼,他煩躁的心也才稍微清涼一些:“這樣的氛圍真叫人厭惡,我只想待在家里,是的,我就是個避世自私的人……”他聲音愈小,帶著深沉悲傷的自嘲叫江書恂更不忍心譴責丈夫了??珊鋈挥质且魂嚰饫碾娫掆?,響得他們夫妻驚出一身冷汗。趙正楊劈手奪過電話,怒氣沖沖的一口日語又快又急,卻忽然頓住了,語氣很是驚疑:“是一豐啊,你怎么哭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