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五章(1)

    第五章(1)

    作者:丁也林    



    江纖塵住在小東門的新石庫門里,浴室臥室一應俱全,廚房則是公用的。上海租界地價寸土寸金,江書恂初來上海時還和郭媽租住在閘北的普通民宅里,即使租一個院子的價格也比法租界的一套公寓便宜。石庫門的房子雖然比不上法租界亞爾培路、呂班路等地的公寓貴,但也絕不是江纖塵支付得起的,江書恂知道自己又欠了許承澤一筆人情債。趙正楊苦笑想,那又怎樣呢,家里的火藥味十足。

    黎默秋也調解不了他們姐弟的矛盾,只好笑:“我是不頂用了,下回得讓囡囡來才行?!苯w塵悶聲悶氣地說:“囡囡別給我帶壞了?!彼麆傁铝税?,早上的被子也沒疊,衣服團成一團扔在藤椅里,江書恂皺了眉頭:“你穿成什么樣子去上班?”果然江纖塵身上的襯衫是皺的。江纖塵讓姐姐別管他的事,他現在樂得自在,江書恂交給他一封信:“爸爸來的,你看完再發脾氣?!崩枘镅b作沒事人轉了出去,讓他們姐弟單獨說話。

    信里江懷南再三關切地問兒子有沒有定心生活,又說不要想著借趙正楊的力再做那些烏七八糟的事,老實謀生再說。江纖塵沒看完信就紅了眼圈,江書恂沒料到弟弟會哭,驚疑道:“你哭什么?”江纖塵想爸爸控制了你的婚姻不算,還要控制我的未來,他心中二重的委屈說不出來,二十多歲的青年人扭過頭不停抽鼻子。

    “能讓我看看嘛?”

    江纖塵把信遞給姐姐,江書恂看了幾遍都沒瞧見哪里能讓弟弟哭得這么委屈。

    “爸爸也給了我信,我不知道原來家里的境況這么糟糕了?!苯瓚涯辖o女兒的信說,原本想讓纖塵歷練一番再回家,可如今家中田地基本都賣光,店鋪也抵押出去了,實在沒辦法,還需要女兒多照顧兒子一段時間。江書恂不傻,她知道不可能短短一個月時間家產都敗光了,來上海后江纖塵多次流露出家道敗落的語氣,如今爸爸說現在家里幾乎沒有什么財產,她就明白其實爸爸想讓自己多扶持著弟弟。一個多月的相處下來,她發現自己比想象中接受江纖塵還快得多,那是她的弟弟又不是旁人,爸爸囑托的話能不幫著嗎?只要他別自己找死就成了。

    江書恂瞧著手里的信,弟弟的眼淚把爸爸漂亮的字都打濕了,黑色的墨汁洇開,樓下叫賣聲與夕陽共生。

    “修洋傘,啊有啥搿瓦特格皮鞋修哇?”

    “方糕茯苓糕要哇?黃香糕赤豆糕要哇?”

    還有蘇北人叫著:

    “磨剪子,戧菜刀?!?br>
    “花生米葵花籽,麻油馓子脆麻花……”

    江書恂開了電扇,又打了盆水給弟弟洗臉,屋里局促,一張床一張書桌一張藤椅,椅子上還亂七八糟堆著青年的襯衫。江書恂從不曾被要求和弟弟如此親熱,此刻親手撿起弟弟的衣裳,汗津津的有青年男子的氣息,她仍有些不適應。當日她罵了江纖塵其實就很后悔了,偏偏江家人都是吃軟不吃硬,江纖塵毫不服軟,賭氣要搬出去,江書恂也不讓步,一句對不起誰都不肯說??涩F在弟弟哭著,江書恂也不好受,她起身收拾了臟衣服,放進水池里,又打了肥皂:“你自己搓一搓汰干凈再晾出去,這天天熱,明天就能干了?!?br>
    “對不起大姐,我讓你擔心了?!?br>
    江書恂輕聲說沒什么對不起的,是她這個姐姐做得不像話:“咱倆的倔脾氣倒真像?!彼f得小聲,笑容也苦。她一露出苦澀的笑容,青年就想到她那時答應和上海的趙家結婚,一家人難得吃頓飯送別,她笑得就是這樣凄涼。幸好如今趙正楊對她不壞,不然江纖塵對父親的怨恨會加倍許多。

    “你別哭了,你不喜歡做生意我也知道,爸爸的話也不要當真,反正山高皇帝遠,咱們不告訴他就行了。先生前兩天已經和雜志社的朋友說了,可你還得再忍一段時間……唉,讓你賭氣跑出來,去雜志社哪好意思再住在這里!”

    青年高興地站起來:“真的嗎大姐,您不怕我……”

    江書恂讓他別說了:“所以先生讓你去的雜志社未必合你的心意,可你……”江纖塵連連點頭:“只要別再做該死的跟班和下人就行了?!?br>
    “我上次說的話重了點,不過我不是恫嚇人。我只希望你謹慎些,你們反對日本人我是支持的,可………”

    “好半天了還沒說完,真討厭!”

    黎默秋笑吟吟地抱怨著,她轉了一圈,叫小販送上來三碗豆腐花,都是剛出鍋篤篤滾,澆了蔥花、蝦皮,淋上醬油、麻花,香氣往人鼻子里鉆。江纖塵把床拉到桌子邊,讓兩位好姐姐坐著,樓下有寧波小販賣的香脆餅苔條餅,黎默秋怎么都叫不?。骸澳闶巧档难?,我今朝有約會的!”

    黎默秋后來換了輛林肯,劉太太把話憋在肚子里,好好的雪佛蘭不要了是為啥。江書恂也問過這問題,黎默秋確定她只是好奇,朦朧的眼珠子一轉:“票子掙得太多,得享受享受?!彼回炚{侃的語氣,江書恂也沒當真,半開玩笑說她妹子是享受派的新女性。黎默秋笑而不語,只是這笑容在江書恂下車后變得有些凄涼。

    “姚訥跟我求婚了?!?br>
    江書恂懷里抱著飯盒,郭媽罵她不會關心弟弟,江書恂就拿話懟了大媽,老太太賭咒發誓再也不管江家的事,可江書恂還是在江纖塵的住處看到了這眼熟的飯盒。江纖塵也不知所以然,請姐姐把飯盒帶回來,又不好意思地說:“蹄髈肘子少吃點還成,吃多了就……天也熱,可大媽非得我大口吃完?!苯瓡蛑o地笑著,想回去就問問大媽陸稿薦的醬鴨也不錯,下回給江少爺換換口味還好?

    可忽然黎默秋提到姚訥,那個黑瘦面目深邃,卻別有英俊氣的男子,江書恂一時沒反應過來,反問道:“你怎么說的?”明知道黎默秋不答應。

    “他說他表妹從湖北老家過來尋親,我要是不同意嫁給他,他就得跟他表妹結婚?!?br>
    “這是什么混賬話,怎么這么威脅人?”

    黎默秋勾人的眼珠子掃了江書恂一眼:“姐姐,你以前怪我老吊著姚訥是不是?”江書恂低聲說她不了解實情,是她誤解了。黎默秋支著下巴輕聲說:“不怪你的,我都恨自己為啥是做演員的。我要是個售貨員,或者是個護士、小學教員,我一定嫁給姚訥,他眼睛好看對我又好,嫁了他比什么都強?!?br>
    車子停在趙家小院前,江書恂請黎默秋進來坐會兒,黎默秋的凄涼神情早沒了,臉上的笑容嬌媚:“不了,我今晚有約會,還得回去收拾收拾?!焙盟苿偛耪f姚訥是天底下最好男人的話是夢話。

    郭媽也沒給江書恂開玩笑的機會,她接過飯盒努努嘴,說武啟辰來了。江書恂面色一沉,郭媽急忙拉住她:“就他一個人,送喜帖的?!闭f話間武啟辰已經下了樓,他說老師留步,趙正楊果然就沒送。

    “您走啊?!?br>
    武啟辰點點頭沒說話,郭媽對著武啟辰也怪難受的,這人客氣拘謹得有些過分,她閃身回了廚房。武啟辰單獨對著江書恂更加難受,連脖子根都紅的。江書恂讓過身子,意思請他回去吧,武啟辰忽然說:“江醫生,請您和老師一起參加我們的婚禮?!彼秸f越小聲,到最后竟然輕嘆一聲,沒有半點喜氣。江書恂想他打來電話說要訂婚到現在也不過一個多月,怎么匆匆地這么趕不及了,她本懶得去問,可武啟辰那一聲輕嘆好似胸腔中有淚,叫她有一閃而過的好奇。

    “準備婚禮怪累的,您辛苦了?!?br>
    武啟辰搖搖頭:“林文漪說想結婚,我覺得過日子也不錯,如今世道亂,早些安定父母也放心?!?br>
    江書恂想誰愿知道你們為何結婚,卻忍不住聽他說下去:“我后來也想,過日子總有過日子的活法,再美的夢不醒過來都是一場虛空。江醫生,您對此最有感觸,空中樓閣終不是生命之所在,咱們總得過上足踏大地的生活,您說是么?”江書恂臉上紅一陣白一陣,要不是武啟辰神情誠懇又苦澀,她又一貫知道武啟辰不會說話,真要發怒這人是不是當面諷刺她了。

    后來,江書恂想她的丈夫并不是壞的丈夫,她也不是壞的妻子,只是他們實在不是好的夫妻。武啟辰告辭前忽然說:“江醫生,我多么喜歡夏天??!”他念了幾句詩。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ie,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

    武啟辰承認了自己心中的夏天,只是悲哀的是他或許永遠不能讓江書恂知道。

    趙正楊面孔鐵青地等妻子上了二樓,江書恂渾然不知那首詩的含義,她的英文只到了查字典勉強可以讀懂文章的水平。她從丈夫手中抽出請帖,好好的喜帖被他捏皺了。是他舍不得什么嗎?江書恂知道絕不是,可她也不會再去問。趙正楊知道方滔的事情問了妻子也不會說,做妻子的何嘗不知道林文漪的事也是如此呢?

    “日子趕得真急?!?br>
    武啟辰說皎潔的月光是寒冬深夜煢煢獨行者唯一的伴侶,她在寒冬、孤寂中帶去一絲的溫柔,都會被孤獨者無限放大,成為這天地間唯一的心靈之城。于是獨行人愛上了這月光,可月亮高高地掛在天上,她怎知地下有這樣渺小的人類奉她為最高潔的神女呢?月光只是盡自己的職責,你能因為她的高潔、祥和受人的愛慕而譴責她為何要籠罩孤獨人的心靈呢?武啟辰悲戚地笑:“不止您一人喜歡悲哀寧靜的美?!彼终f他是懂得自制的,又或者是膽小,害怕月光永遠關閉她的光,那時他就連一絲企盼都沒了。他說這話似有諷刺老師的味道,趙正楊渾身松軟,武啟辰指的什么他心知肚明,他先以為武啟辰是對林文漪有愛情的,原來全錯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