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一章(2)

    第一章(2)

    作者:丁也林    



    小貓是個機靈鬼,遠遠聽到人力車的鈴聲知道趙家一家三口回來,怕囡囡又來拽自己,立馬就跑到了柵欄上。之前小貓還沒長大,囡囡總是拽來拽去的當成布娃娃玩,她只能干叫又不能亮爪子牙齒威脅,畢竟這是她好朋友Niki的小主人。后來小貓長大了一點,躲避的技巧也加強了,不管玩得多開心,聽到囡囡腳環上鈴鐺的聲音立馬就竄到高處悠閑地洗臉梳毛。囡囡人小夠不到,只好干著急,Niki也就遭了罪。他個頭大性格老實忠誠,小主人一下車第一樁事就是扯著他的耳朵往屋里跑,Niki低著頭嗚嗚叫著也不敢反抗。幸好屋里坐著趙燕施,看到這惡東西跑進屋,嚇得三步并作兩步跑上樓,大叫著讓弟媳婦把惡東西牽出去。

    “哦,姐姐來了。怎么一豐今天不上學?”

    許一豐伏在花架上看君子蘭啥時候能開花,他想找阿金玩,他媽媽揪著耳朵就把他拽進了屋。趙燕施瞧不上阿金,劉太太也是知道的,她把阿金罵進了屋子,可小女孩低頭哭了,劉太太心又軟了,親自做了糖芋艿叫阿金好好吃,不要哭了。許一豐嘴巴撅得能掛油瓶,郭媽還記著這臭小子掐囡囡,對他不冷也不熱的。

    江書恂笑著拍拍女兒的腦袋,讓她出去和Niki玩,別搗亂了。趙燕施扇著風抱怨道:“你屋里怎么這么熱!”她連珠炮似的指責弟弟做事沒腦子,怎么能讓沈先生沈院長去車站坐出租車,為啥不提前說一聲,家里派不起個汽車么?其實是沈雅琦堅決不許驚動許家的,趙正楊只能作罷。

    許一豐半晌沒說話,囡囡這時候玩累了跑進屋子要抱,他有心去摸摸妹子,又怕江書恂不樂意,好半天才鼓起勇氣說:“舅媽,你家的鋼琴怎么沒了呀?”

    趙正楊猛地打了個噴嚏,江書恂也覺得尷尬,總不好說你舅舅喝醉酒給砸了。她抱過女兒對許一豐招招手:“你帶著妹子去劉太太家找阿金玩,Niki不咬你的?!彼琅畠合矚gNiki,去劉太太家玩也要拽著大狗。郭媽哎了一聲,怕許一豐再弄傷外孫女,連趙正楊都差點出言阻止了??山瓡呀浿鲃影燕镟镞f給了許一豐,小丫頭好了傷疤忘了疼,見到哥哥鬧她癢癢,笑得很開心。許一豐對這份信任受寵若驚,激動得滿臉通紅:“我,我不會摔著妹子的?!背鲩T就是一個趔趄,囡囡還以為哥哥逗她玩,高興得直拍手。

    趙燕施有點臉紅,心里還自言自語江書恂裝好人,自己可不領情。江書恂笑笑,趙燕施領不領情她可不管,總之許一豐不是壞孩子,干嗎都防著他,好人都防出壞心了。

    除了送沈家夫婦,趙燕施另還有樁事體要交代,才同意跑到趙家來:老太太請兒子兒媳過兩天端午節回老屋聚一聚。江書恂這才想起很久沒去給趙母請安:“真是對不住,家里事情多……”趙燕施不咸不淡地哼了聲,她和江書恂本來就不對付,不過弟弟成了家,她這個姐姐該閉嘴的時候她還是知道的。比方講囡囡的事情,不就鬧了個里外不是人么!可是趙正楊最近越來越不去媽媽家,趙母想念兒子,囡囡每次去也都能逗得老太太開心,可老太太怕擾了兒子兒媳的生活不大好意思請他們總來老屋聚聚。趙燕施心中嘀咕弟弟現在成了好男人的模子了,以前一副人模狗樣清高樣子的又是那個鬼!不過她嘀咕歸嘀咕,再不喜歡江書恂的較真和清高,可她畢竟是親姐姐,當然期盼著弟弟家過好日子了。

    郭媽煮了花茶給姑太太,她賠笑道:“書恂和先生一定去,請老太太見諒,年輕人做事丟三落四的?!壁w正楊知道姐姐其實是在責備他們夫妻,可前段時間他只想多和女兒太太待在一起,這段時間吵吵鬧鬧哭哭啼啼的,哪有心情陪媽媽吃飯??晒鶍尩闪怂谎?,她是個有威嚴的勤快老太太,趙正楊只好老實認錯:“不等初五了,明天就去?!?br>
    江書恂帶著女兒把頭發都剪短了,郭媽埋怨她整天在自己頭上做文章也就算了,干什么好好地把囡囡的小辮子剪了。江書恂燙的短發,端正又活潑,穿了件短袖的米白色旗袍,還有領口和下擺有大團刺繡,素雅整潔又一掃前幾日憂傷太太的氣氛。 趙正楊給妻子找借口:“囡囡天天一身汗,洗頭洗澡太麻煩。?!惫鶍屗崃锪锏卣f:“再麻煩也沒讓你們大教授大醫生動手呀!”江書恂給君子蘭加了水,囑咐郭媽待會兒移到窗臺曬曬太陽,窗子旁一條赭色長幾放了畫缸,上面繪著兒童嬉戲圖。趙正楊對古董文玩沒有興趣,也不是值錢的東西,前不久剛被囡囡爬上爬下的打壞了一只,另一邊索性就空著了。囡囡一直對君子蘭很有興趣,郭媽嘟嘟囔囔說花盆放到低處,馬上小祖宗兩個大家伙全給你打碎。

    “壞了就壞了唄,就是囡囡不要碰破皮?!?br>
    郭媽哎喲一聲:“大少爺,我收拾了可辛苦呢!”趙正楊連連作揖稱:“好大媽,今天不用您辛苦了,咱們去媽媽家吃飯?!彼纸瓡f好的不忙,怎么又要去診所了呢!

    “阿梅和王醫生準備結婚的事,大家都體諒一下吧?!?br>
    趙正楊略微停了停,那天秦憶梅和王樊送了結婚的帖子,說下個月就辦事,前幾日剛剛見了家長,把親事訂了,趙正楊心里很難過。江書恂就更不用說了,她送秦憶梅出門,可礙著王樊什么也不好說,只好緊緊拉著秦憶梅的手。

    “江醫生,我知道您要說啥……可我媽媽病了,我等不及了,我不能不孝?!?br>
    江書恂覺得心里堵得慌,可家里最近亂成一鍋粥,她也沒再去棺材鋪子找徐良問方滔的情況。干什么枯等,說不定他已經死了!秦憶梅噙著眼淚捏捏江書恂的手,她忽然問:“江醫生,您家的鋼琴呢!”幾乎每個來家里的人都要問一遍,江書恂苦笑了下,囡囡跑過來舉著娃娃要媽媽看,秦憶梅含著淚笑了出來:“小乖乖,你把娃娃全都變成殘疾了?!?br>
    “他對你好么?”

    秦憶梅點頭道:“也許比方滔靠譜點,他就想過小日子,方滔老想著外面的世界。我說我不懂那些打鬼子的事,只要在上海應該日本人打不進來,我這么說,他就很生氣,后來我也不說了。江醫生,您說他會不會是被日本人抓走了?”

    她最后一句話說的小聲,江書恂渾身都僵住了。秦憶梅果然只是太愛方滔,所以對他一切的行為都睜只眼閉只眼罷了,江書恂明知故問:“我不知道,可他被日本人抓走了和退婚有什么關系?”秦憶梅自嘲道:“說出來不怕您笑話,我老安慰他是怕連累我才退婚的。其實他失蹤前我就有預感,他的眉頭總是皺著,眼睛也總看來看去,整個人焦躁不安,好像周圍有危險。我問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他總不耐煩,唉,怪我太笨了,我要是聰明些,做他的助手,他跑去革命我也跟著去,死我不怕,我怕他一個人死了……”秦憶梅說著,嗚嗚地哭了起來。王樊訥訥地上前給她手帕,秦憶梅一把推開:“對不住,我和江醫生說會話,你不要打擾?!彼f什么,王樊也照做,站到門外訕訕地看囡囡扯著Niki去劉家找阿金。

    “你不要瞎說,你媽媽還等著你好好過日子呢?!?br>
    秦憶梅擦干淚:“我也知道的江醫生,這些話您也不能對別人講,很危險的?!苯瓡罩氖趾茑嵵氐卣f:“我絕不會說,好妹子,我都藏在心里,你也別多想了?!彼辞貞浢费壑杏袦I,本來就漆黑的眼珠子更好看了:“王醫生是好人,雖然……”

    “雖然說話討人厭,人又黑又丑……”

    江書恂忍不住笑了出來:“可別瞎說,王醫生聽了心里難過?!彼鋈幌氲竭^去吳霜威的不辭而別,雖然方滔的確偉大多了,可對她們女人造成的傷害并無區別,驀然地嘆了口氣。她出于關愛同性的目的,心想秦憶梅嫁給了王樊至少生活是好的:“你們還能在診所繼續待著多好,我也想繼續工作,可我沒和男護士結婚,只能回家了?!鼻貞浢废氲节w正楊做護工的可笑模樣,這才露出了笑臉,只是說這段日子要準備結婚的事情,請江醫生多擔待,江書恂知道忙也不過這段日子,何況她忙得開心,便讓秦憶梅盡管去,自己做她的保障。

    郭媽道了聲作孽,有點埋怨秦憶梅為啥這么著急。江書恂說:“方滔都退婚了,阿梅干嗎為他守著?!壁w正楊假裝沒聽到,免得尷尬??晌鋯⒊接执怪p手和腦袋,木木然地走了進來,他今日和老師一起去雜志社。

    江書恂想討厭的是林文漪,又不是武老師,勉強笑了笑請他坐下。她一笑,冷天是陽光,熱天叫人心里涼爽,武啟辰諾諾地打了招呼:“江醫生又去診所么?”江書恂懶得跟他啰唆,抱了女兒就走了:“先生,我可能稍晚一點去母親那里,中午十二點前到不了給你們電話?!壁w正楊說讓囡囡待在家里,和大媽一起去。江書恂道:“讓囡囡去診所吧,弄堂里小朋友多,待在家里真是憋壞了她?!蔽鋯⒊叫睦镎媸钦f不出的苦。

    王樊依然半死不活的苦瓜臉,江書恂就當沒看到。診所里看熱鬧的太太們也不少,這都是秦憶梅的功勞,以往她在診所的時候冷著個臉,太太們可都不愿意上門坐坐。囡囡也就有了事做,王樊給她沒有針頭的針筒、吊針,小姑娘有模有樣地做起了小醫生,倒也不寂寞。

    十點出了頭秦憶梅才到了診所,本來太太們看到是江醫生來了,都有些興味索然,礙著面子不好走人。等到坐得差不多可以有禮貌地告辭了,秦護士終于來了。太太們紛紛向秦護士祝賀,訂婚了也不說一聲,叫她們失掉禮節。秦憶梅和王樊家都是外地人,就在秦憶梅的姑姑家吃了頓飯,稟告了雙方家長,就算訂親了,哪有資本鋪張。她拿了喜糖給太太們,一一賠禮道歉:“結婚的時候大家可都得來?!彼矝]發請帖,太太們得到個口頭尊重,心里頭舒暢也就好了。

    “江醫生,您過來?!?br>
    江書恂換了衣服正準備帶女兒出門去趙母家,秦憶梅臉色不好地招招手,她倆避開了王樊。

    “您小心點,我今天一路回來覺得不對勁?!?br>
    “怎么……”

    “感覺有人在跟蹤我?!?br>
    江書恂心里一咯噔,忽然想到了陳之恒。秦憶梅猶豫道:“我覺得,那個人很像方滔?!?br>
    江書恂輕輕啊了一聲,她回頭望了一眼王樊,又急忙說:“好了小梅,你實在是太緊張了?!彼氩幌f方滔現在可能還仍然待在日本憲兵隊,即使就回來了也不會行動這么便捷,徐良上次就說了免不了酷刑。她胡亂安慰了秦憶梅兩句,忽然被拉住了,秦憶梅目光如炬:“江醫生,其實你知道什么是不是?”江書恂心中狂跳,但依然面色平靜,她皺眉道:“小梅,你心里難受我不怪你瞎想??伤吡?,你的日子不過了嗎?要想著他就好好想,要結婚就別惦記著他!”果然秦憶梅只是心中有疑惑,又病急亂投醫似的詐江書恂,想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此刻見往日文靜溫和的江醫生發了脾氣,她紅了臉道歉道:“對不住江醫生,是我最近太緊張了?!苯瓡屗煤眯菹?,這幾日她會多來診所的,兩個人自己準備結婚這樁大事也不是容易的,她再三勸道:“小梅,你信我沒錯,千萬千萬別再想他了,就當他永遠不回來了?!彼胱约撼俗鲠t生有經驗,第二個有經驗的事就在勸別人別回頭了。

    趙正楊說診所的護士要結婚,太太這兩天在幫忙,說不定要晚來一會兒??墒且呀涍^了十二點半,江書恂說好的這時候會打電話過來,卻毫無音信。趙正楊抱歉道:“可能太太已經在路上了?!壁w燕施已經等不得了,抄起電話怒道:“就算在路上,可這么晚了,臨出發的時候也該打個電話不是?!笨傻确畔码娫?,她有點驚嚇:“秦護士說書恂十點半不到就出門了……”從閘北的門診叫輛出租車到徐匯的老屋,怎么也用不到兩個多鐘頭。

    趙正楊忽然出了一身冷汗,光天化日的能出什么意外,除非是陳之恒!他拔腿就跑了出去,留下一屋子女眷發呆。許承澤剛載了下課的兒子過來,見妻弟急匆匆出門,渾不知地問妻子:“太太,正楊這是怎么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