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一章(1)

    第十一章(1)

    作者:丁也林    

    趙母并沒有板起面孔訓斥,反而一見到囡囡就很親熱,好囡囡乖囡囡地叫個不停。囡囡起初認生,后來熟悉了也就任祖母抱在手中,趙母喜歡得和心肝寶貝一樣。趙母喜歡囡囡漂亮是一回事,另一方面她也怪不著江書恂,自己兒子的脾氣她還不知道么,如果趙正楊沒想通,江書恂那么清高的性格寧可生悶氣也不會開口求什么的。

    “孩子的名字起了嗎?”

    趙正楊說叫趙靜雪,趙母讓他們夫妻倆站起來說話:“犯什么錯了么,我是糊涂了,你倆清醒著就行了?!?br>
    江書恂見趙母白不提紅不提,更不會主動提老太太和趙碧君在趙家小屋那頓訓斥,得饒人處且饒人,大家心中都高興。囡囡不會講話,興奮極了也只能啊啊低聲叫著。趙母愛憐道:“我的囡囡呀,你要會說話該多好!”她問孩子為何聽得到不會講話,實在怪哉,可有得治么?江書恂說檢查過了,恐怕是聲帶先天的問題,現在的醫療水平要治恐怕很難,希望慢慢鍛煉能治好。趙母心肝寶貝地叫著:“我可憐的囡囡,奶奶非要治好你的病?!庇执咚麄冓s緊去登記領養手續,說哪家親生的父母這么沒福氣,連囡囡都留不住。江書恂很感謝趙母的一片愛,情面是賣給兒子的,也是真心喜歡囡囡。

    “過段日子帶孩子回紹興吧,雖然不是男孩,可也要讓祖宗們知道?!?br>
    趙母給孩子帶上手鐲腳環,逗得小姑娘眼睛都亮亮的,許一豐在一旁沒心沒肺地大笑:“嘻嘻,我妹子是啞巴!”叫著“小啞巴”就要上前抱囡囡,趙母輕輕打落他的手:“一豐,不許這么叫囡囡?!庇终f他沒輕沒重,別把妹妹摔著了,許一豐很是不高興:“好婆,你太偏心了!”趙正楊也不許他碰囡囡。趙燕施更是尷尬,好像不肯收養囡囡是她挑起的事兒,如果不是趙母求了好半天她今天才不來呢!趙燕施覺得自己夾在當中,做人很難堪,江書恂假裝大度的樣子更討厭,她裝模作樣地讓兒子坐回來,小心摔了妹妹,許一豐的臉頓時拉了下來。

    江書恂是真心不計較趙燕施,她雖然和異母的弟妹不親近,絕不會去管他們的閑事,但既然是中國人,就有扯不斷的關系和亂如麻的家事,何況問題的根源其實是在趙正楊身上的。至于許一豐,她也改觀了許多。許家雖然作風浮夸,可許一豐暫時還沒染上爹媽過多的毛病,他喜歡阿金,就真的是童真無邪的喜歡,時不時帶點零食和小說書給阿金,還自告奮勇教阿金英文,阿金又記不住,總是請教江醫生,江書恂也才知道這孩子還沒什么成年人的壞心思。她有次出診回來恰好碰到兩個孩子手牽手地去放風箏,許一豐跑得滿臉通紅,汗津津的面孔和戴歪了的帽子都很純良,還不時回頭大喊著讓阿金跑快點。江書恂想悄悄地走,別打攪了他們的游戲,阿金卻遠遠瞧見了,叫了聲江醫生就不好意思再牽手了,許一豐看見是江書恂,忽然很生氣:“喂,你是要跟我媽媽告狀嗎?”

    趙正楊不喜歡許家浮夸的氛圍,是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江書恂和許家人沒親緣關系,又覺得只要孩子開心,讀書好不好的反正家里開支得了,實在是無所謂的事了。她上次是實在因為心中煩躁,才那么不咸不淡地讓許一豐吃了癟,其實根本不愿意招惹趙燕施,更沒必要讓人家孩子心里郁悶著。江書恂心情不錯,見許一豐生了氣,笑笑給他扶正了帽子,這孩子個子太大,她都得伸長手才夠得著:“你們早點回去,不然劉太太等得太著急了,阿金回家要挨罵?!?br>
    許一豐與其說討厭,倒不如說是因為江書恂性格太冷淡使他害怕。他正是青春懵懂時,對漂亮的異性好奇又叛逆,他難說是畏懼還是真的討厭江書恂。舅舅雖然總是板著臉訓他,他倒不怕,罵完了就拉倒,照樣往趙正楊那邊貼,反而是一旁總在微笑的江書恂讓他不敢靠近。那天江書恂頭一回離他那么近,身上的香氣一個勁往鼻子里鉆,又不像媽媽和她那幫朋友太太們那么濃烈。許一豐看到她那身那身粉色綢緞的旗袍,上面好大一朵牡丹卻不俗氣,而是淡淡的嫻靜娟秀氣,還有那低頭就看到的微笑的神情。他讀書不好不知道怎么形容這種美,只好在行動上表示了——當時一扭頭就跑了,阿金嚇得拔腿追上前,許一豐少年人的面龐上卻是樂不可支的神情,能得到江書恂的親近真叫他心中有說不出的滿足。江書恂遠遠望著他們少年人奔跑的身影,心中悠遠的有很多美好的東西生發,有關于過往的回憶,也有站在春風中對生活的期盼,她對回頭張望的許一豐揮揮手,讓他們玩得痛快。而在許一豐很久的記憶中,那天的粉色旗袍像天色暗下去,太陽即將熄滅前映照著的云朵,祥和、輕盈而觸不可及。

    許一豐氣得滿臉通紅,可看到江書恂又不好意思起來,嘟嘟囔囔地往椅子里一躺,望著天不知道嘀咕些什么。趙燕施過來要拎他耳朵,許一豐大喊:“姆媽,儂做啥!”卻看到江書恂微笑著把囡囡遞給自己,連聲音都那么好聽:“你小心抱著?!痹S一豐最喜歡聽國語了,比那些太太們嘰嘰喳喳的聲音沉穩柔和得多,往心里去。他紅著臉小聲地謝了舅媽,江書恂坐在他旁邊拉拉他的肩頭:“你坐好點,不要躺著?!痹S一豐居然也照做了。趙燕施哎喲一聲醋勁往上直涌,酸溜溜地說兒子真懂禮貌,趙正楊也很好奇自己太太的魔力。江書恂知道許一豐沒什么壞的心機,純粹是過去她討厭趙家人,連帶著把許一豐也算進去,沒給他好臉色,怎么好意思要人家的尊敬。如今她多給一些憐愛和微笑,許一豐不也跟小貓似的乖巧,兩只手小心翼翼地抱著妹子:“舅媽,囡囡就是你親生的吧,不然怎么跟你一樣好看?!?br>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趙燕施一抬手給了兒子一個爆栗子“吃”,罵他不會說話。江書恂知道許一豐沒別的意思,急忙說沒關系。許一豐原本很用心地討好江書恂母女,得到她們的笑臉很是開心,可莫名吃了媽媽的“生活”,好心情頓時也沒了。倒是囡囡看到哥哥挨打,開心得邊笑邊拍手。許一豐很惱火,小女孩漂亮的笑容更是火上澆油,沒好氣地一捏她的臉:“小東西,你是個沒爸媽的野孩子,你還笑什么!”囡囡年紀雖小,也聽得懂沒爸媽是什么意思,許一豐手上又沒輕重,臉痛心酸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因為這段插曲,趙正楊吃了飯就帶著囡囡回來了。江書恂心疼孩子哭得厲害,可也不是很怪許一豐,他霸道慣了,和阿金鬧起來每次都是把人家小姑娘打得直喊疼才罷手,與其說是性格問題不如說是家教,趙燕施和趙母太縱容了。而且今天本來很開心,是趙燕施有些指桑罵槐,把火氣撒到兒子身上,許一豐受了委屈當然來火了。江書恂更不滿的是趙燕施,頤指氣使的勁兒用到她江書恂的身上可算是找錯了人。許一豐怯怯地說了聲對不住,不該把妹子弄哭的,趙正楊板著面孔哼了一聲不說話,江書恂倒說不怪他,以后對妹子要小心點。

    “太太什么時候和這臭小子好了?”

    趙正楊買了支竹蜻蜓,囡囡臉兒紅紅的,好不容易才不哭了。

    江書恂濕帕子捂著孩子的臉,紅紅的一塊看著就心疼:“我什么時候和一豐能好?就是你們總不把他當懂事的人呼來喝去的,好好說話不成么?”趙正楊步子跨得大,她幾乎是一路小跑的很吃力。

    “趙教授,大媽的鞋底納得好,您跑著是不吃力,可您能不能看在您太太我扭了腳的份上走慢些?一豐又沒在后面追著掐你女兒的臉!”

    趙正楊不好意思地說對不?。骸拔覍嵲跉庠S家的氛圍不好,帶得好好的孩子神經兮兮的?!苯瓡舆^孩子冷笑聲沒說話,她想許家的氛圍至多算是太愛錢了,可一豐這性格還不是你媽媽和你姐姐培養出來的么,她還有更難聽的話沒講出口,你老先生應當瞧瞧自己,多少地方和一豐一模一樣呢!

    “你可真小心眼,囡囡都不哭了,你還氣著呢?”

    趙正楊噗嗤一下樂了,臉也不繃著了:“太太您這話實在欠妥,我哪里小心眼了……”他意欲辯解,哪知道妻子根本沒在意他說什么,自顧自抱著孩子嘀嘀咕咕。趙正楊走近了去聽,原來依然是諸如“你爸爸愛生氣”、“你爸爸小心眼”之類的話,他又急又氣,一路拉著妻子不許她說,江書恂就偏要說,兩人一路追一路打鬧著回了家

    郭媽奇怪他們怎么回來得這么早,江書恂把囡囡送到她懷里,倚著丈夫直喘氣:“別說了,您家教授生氣了?!壁w正楊很不好意思:“怎么是我生氣了呢,明明是一豐欺負囡囡?!编镟锬樕系募t印子還沒退,郭媽心疼地直跺腳,大罵這個臭小子沒輕沒重,又罵江書恂沒心沒肺,舉著手要拍她,舉得高高的,輕輕落到趙正楊身上了:“你還有心思說笑,正楊才是真心疼孩子!”

    江書恂樂得直往后躲,躲進了丈夫懷中:“得了大媽,一豐怎么說也是孩子,也不是故意的,您就看在我的面子上饒他一回,別教訓他?!?郭媽輕輕啐了她一聲:“你的面子還挺大!哭著鬧著要的是你,不當回事的也是你,囡囡是玩具么?”江書恂輕笑著指指丈夫:“別提過去的事了,咱們的大教授可小心眼呢!”趙正楊望著妻子的笑容,只會憨憨地笑著,連伸手去摟自己的太太都是小心翼翼的,像是怕把名貴的琉璃器具弄碎了,心中的愛情也一發不可收拾。他以前厭惡妻子的冷漠,可這其實都是因為他的冷淡、自私造成的錯,他的太太文雅漂亮、聰明能干,待人真誠又有熱心,趙正楊簡直挑不出妻子一丁點的毛病,可自己總還是讓她掉眼淚。

    “對不住,是我小心眼?!?br>
    阿金給劉太太買了熏魚回來,看到以往很少親熱的趙家夫婦抱在一起,好奇地伸出頭去看。江書恂一把推開丈夫:“你發什么呆!”屋里劉太太興沖沖地跑了出來:“江醫生,黎小姐可等儂老多辰光了!”黎默秋笑吟吟地走出來:“劉太太,咱們可別打擾人家的愛情了!”江書恂臊得滿臉通紅,怪郭媽事先不提醒家里還有旁的人,郭媽不滿地嘟囔著:“就你倆說了,可給我說話的時候了么?”心里還是樂著的。

    他們昨日在公園里遇到了黎默秋在拍封面,黎默秋好奇哪兒來的小女孩,轉念一想也猜到了。只是礙著當時簇擁的人太多,黎默秋約了第二天再來看囡囡,江書恂以為只是客套話,哪知道人家有心,真的帶著禮物登門拜訪了。

    黎默秋連連致歉,說自己不告而來實在冒昧。江書恂萬分感激她的好意,是自己言而無信讓客人久等了,黎默秋一雙瞳仁剪秋水般的明亮:“江醫生,儂跟趙教授真叫人羨慕呢!”劉太太喜氣洋洋地告辭了,黎默秋來趙家的時候只有郭媽在,是她多留了人家好久,把這風流小姐的裁縫師傅、香水牌子問了個遍才滿足,她覺得自己這越俎代庖招待客人的活做得得體極了。

    江書恂哎喲一聲捂著臉很不好意思,黎默秋看這么文雅的太太笑起來也能這么活潑,和她以為的趙太太大相徑庭呢!她們在樓下說了很久話,黎默秋把禮物拿出來的時候才發現囡囡和趙正楊都不在,江書恂不好意思地請她稍等一會兒,黎默秋知道趙正楊對自己印象不好:“好姐姐,要是囡囡睡了就不要叫醒她了?!苯瓡驹跇翘萆蠈λπ?,她們都是好看的太太小姐,一個風流一個嫻靜,卻都有旁的一面。

    趙正楊把囡囡放在椅子上,囡囡又坐不住,叮叮當當地在書房里走來走去。趙母給她的小腳鐲和手鐲上都有鈴鐺,囡囡覺得好玩極了,蹦蹦跳跳的。趙正楊雖然對安靜有著癖好,卻更喜歡囡囡活潑的樣子,一下子就把黎默秋什么的拋諸腦后,坐在書桌前逗著囡囡跳著笑著。

    江書恂輕輕推開門,囡囡正自己轉圈玩,轉得頭暈倒在地攤上啊啊笑著,江書恂抱起女兒:“黎小姐給囡囡帶禮物,您不下去見見么?”趙正楊裝作沒聽到的樣子亂翻著書,江書恂抱著囡囡,攛掇女兒搶他的眼鏡,奪他的筆:“你就這么小心眼么?”趙正楊嘿嘿一樂,仍是不動身:“我不懂你們的話題,你帶囡囡下去就好了?!苯瓡s偏不,撒嬌地拽他的袖子:“我偏要你去!”趙正楊心中愛到極致,他的太太終于放下架子不再做過去那樣矜持有禮的女醫生,肯跟他耍無賴了,他喜歡到極點,忽然想到妻子過去是不是和那個霜威一樣地撒嬌?她那時的笑臉都是給霜威的?趙正楊急忙摒除這個不好的念頭,他毫無資格指摘妻子的過往,只要未來的生活屬于他倆就可以了。江書恂見丈夫盯著自己出神,臉紅道:“你要不下去就算了?!壁w正楊急忙挽著妻子的手說一起下樓,他的手心汗津津,因為少年人般遇到愛情的悸動和緊張:“太太,我以后再也不會傷你的心了?!苯瓡σ饕鞯赝煞?,春天快過去了,玉蘭花也快謝了,唯有她有溫潤光潔氛圍的笑容永不退散。趙正楊拉著妻子的手放在自己胸前,很鄭重地起誓:“你和囡囡給我這么美好的家,我心中的歡喜一萬支筆都寫不出來,我、我只知道我舍不得丟掉……”江書恂感謝他的真情,心中翻涌的情感也很復雜,明明是溫馨的情緒又夾雜著些許的酸楚,眼淚就打轉了。樓下黎默秋叫道:“姐姐,囡囡困覺了么?那就不要叫她起來了!”江書恂急忙叫道:“沒事的,我們這就下來!”她含著眼淚輕輕一推丈夫:“你結結巴巴地就不要說好話了!”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