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十章(4)

    第十章(4)

    作者:丁也林    

    劉太太知道自己既做了“告密”的那個,又做了成人美事的那個,哎呀地大叫道:“幸好將功抵過了,好事體,好事體!”她知道江書恂今日要帶囡囡去趙母處,連聲安慰:“不要緊的江醫生,囡囡這么漂亮的小姑娘,老太太心里篤定歡喜!”

    郭媽更看穿了,她在給囡囡縫著扣子,嘴里叼著線頭含糊不清地說:“就是的,擔心什么!” 她早看出來趙母雖然嚴格,但實際上也是慈母多敗兒的類型,看看兒女們前兩天誰都敢當面怒吼,看看趙正楊當初自說自話悔婚,再看看許一豐小霸王的樣子,還不都是趙母的貢獻么?郭媽年紀大,眼睛也毒,只是很多話懶得說,讓他們年輕人折騰去吧。

    客廳里的電扇慢悠悠地吹著,囡囡好奇地扯著針線玩。郭媽怕她被針戳了手,就給她一個小棉線團,囡囡就玩得很開心。

    “像個小貓?!惫鶍尯苁谴葠鄣赜弥割^擦擦囡囡的臉,她的無名指上還帶著頂針。

    “你要不休息,幫我收拾一下悶姑爺的書房吧!”郭媽看江書恂坐在一旁蔫蔫的發呆:“桌上的書先不要動,把廢紙簍收拾一下就好了?!?br>
    趙正楊是個嚴謹的人,桌上的書和筆都放得整整齊齊的,江書恂覺得沒什么好收拾的,就把窗簾拉開,隨意翻著趙正楊看的書。郭媽收拾好衣服上樓一看,抱怨道:“好祖宗。得,你倆都挺行!”江書恂該干的都沒干,不該動的書倒是翻得嘩嘩的。她心想江書恂指不定把趙正楊的手稿給變了位置,等那位少爺回來了可得生氣了。

    “我呀可不管,你收拾的。我只管倒垃圾?!惫鶍屵呎f邊蹲下身子,再檢查一遍紙簍,生怕有什么重要的被江書恂隨手就給扔了。

    “這是啥?”

    江書恂覺得好像是照片,郭媽把那些碎紙片都撿了起來:“他又發什么瘋?”江書恂搖搖頭,她大概猜出來是和芳子的合影了,心里酸酸的可憐丈夫內心的掙扎,又想到吳霜威,驀然生出惆悵:這幾日為了囡囡的事和丈夫冷戰,卻始終不敢把實情說出來。他們都是懦弱自私的人,自己的自私程度不比丈夫好到哪里去。

    “您先放著吧,我有用?!?br>
    江書恂覺得只有把照片拼好,她要老老實實地告訴丈夫,以前的事情都和他們現在的生活無關。他們只從“兩個人的日子”那日起算起,至今要加上囡囡和大媽,這才是他們的生活,他倆誰都不會蠻不講理的。

    晚春的風不冷不燥,刮得人很舒服,郭媽看江書恂屏氣凝神專注的樣子很好玩,微笑著嘆嘆氣,又搖搖頭,心想這樣的日子真是太好了。她又望向花壇:明年呀,快些開花吧!

    趙正楊本來要發火的,屋子里一下子亮堂了起來,書也被收拾得整整齊齊的,過去哪怕是母親動了他的書,他都會不高興??墒墙瓡椭^專心致志的神情讓他的火氣煙消云散,甚至忘記了這碼子事。因為在屋子里,天氣又不冷不熱的,江書恂穿著件奶白色的短袖小褂,她最近不用奔波在診所,人也養好了一點。趙正楊看她低著頭,含蓄靦腆的神情像只小貓,江書恂總喜歡撓著小貓的下巴,小貓就很買賬地閉上眼睛,舒服地打呼嚕,趙正楊就輕笑出了聲。

    江書恂正把最后一張碎片貼好,她知道丈夫回來了,就是不知道這位先生嘿嘿笑啥。趙正楊伸出手:“太太,你在做什么手工呀。給我看看?!闭掌€是沒能很好地復原,一道道的口子,趙正楊穿著學生裝,很是文氣,芳子的臉被撕破了,面容更可不識。趙正楊不知妻子的目的,面色有些難看。

    “過去的事,上次害你傷心,我想……”

    江書恂接過照片,用鎮紙壓了壓,確保不會有膠水黏到別的地方,又從抽屜取出剪刀細心地剪著多余的白紙。

    “以后不要生悶氣了?!?br>
    她想到郭媽背后叫趙正楊“悶先生”、“悶姑爺”的就忍不住微微地笑著,這才把照片遞給趙正楊:“好好的照片就壞掉了,你收好?!?br>
    趙正楊聽她說“生悶氣”,以為江書恂是在抱怨,可是她的神情卻很柔軟,眼神都亮亮的,也有些不好意思:“我以后不會犯傻了?!?br>
    江書恂主動抱著丈夫,兩個人的臉都紅紅的,她輕聲說:“芳子的事情,我覺得很惋惜,但是不用避諱,我也沒心思去追究,這畢竟和我們現在的生活沒一丁點兒關系。你心中有遺憾,我又何嘗不是,以前咱們都陷在不好的狀態里,其實是沒用的,我是想通了,多謝你留下囡囡,這樣的日子我是永遠不想失去的?!?br>
    人真是奇怪的東西,昨日她還發脾氣說這樣的家庭沒意義,今日又萬般不舍,何嘗不是另一種刻奇。

    囡囡躺在Niki身上,小霸王似的抓住小貓不肯她動,郭媽笑罵道:“小東西真霸道!”她聽到江書恂的叫喊,急忙應道:“有啥事!”江書恂換好衣服興沖沖地說今晚出去吃晚飯,帶囡囡去豫園轉一圈,郭媽裝作生氣的樣子:“你們不早說,我都做好了!”她是想多留時間讓他們夫妻說話。

    江書恂撒嬌說大媽不去他們就不去,郭媽偏不吃這套:“不去拉倒,我去燒飯了?!苯瓡パ酱蠼?,神情假裝懊惱,卻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趙正楊抱著女兒,自他認識“江小姐”以來,妻子從未流露出這樣快活的神情,他想到過去給“江小姐”貼的標簽:矜持女性,現在想起來真是太武斷了。

    “你心中有遺憾,我又何嘗不是……”

    他忽然想到這話,妻子欲言又止的就是那個霜威了吧??伤桓以偬?,他愿意袒露心跡,可妻子哪回不是淚水漣漣的。他一想到妻子含淚的愁苦的樣子就恐懼,她下午安安靜靜地把照片修補好,就像在縫一件衣服繡一朵花,她從不為芳子還是別的什么人追問自己,自己卻拿這些事反反復復地去煩擾她,就對么?趙正楊的邏輯始終不大好,這里面的不對等他想不通,就是一會兒煩惱一會兒愧疚的。

    囡囡一路好奇地東張西望,江書恂扭到了腳抱不動她,趙正楊樂得承擔這樣的職責。

    “太太,你真是個好媽媽?!?br>
    江書恂細心照顧著囡囡吃飯,她抿嘴笑著:“吃飯吧,光看我干什么?!?br>
    “我就擔心母親會不會責怪……”

    趙正楊安慰說不會,囡囡很可愛,母親其實說得通的。江書恂難免想到吳霜威的媽媽,那時候他說過類似的話,你們的媽媽好,那是對你們,她又想自己的媽媽了。

    “那是你的媽媽……”

    評彈聲就大了起來。

    “一個兒是鞍馬心緒亂,想起了十六年前骨柔情。倘然我兒還在世,寫與解元一樣的好風神?!?br>
    “一個兒是低頭思索詩中意,但愿眼前人她就是我娘親,能得今朝團聚在庵門,免得我這無娘的孤兒,到處把娘尋?!?br>
    趙正楊知道自己安慰錯了,偏兩個說書的還在那里唱《庵堂認母》,幸好江書恂聽不懂南方話。他知道妻子幼年幼年失怙的悲痛,只怕是一輩子都難以彌補,他學過心理學,知道童年創傷對人成長的影響。那么那個霜威,他突然又想起那個霜威,江書恂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卻常常的歡笑——沒有人告訴他是不是這樣的,但是他猜得出——是因為他們相愛得很深刻么!趙正楊覺得自己著了魔,霜威這個名字就像魔鬼一樣在他耳畔念念叨叨,都是很不開心的事!

    趙正楊努力地把這個魔鬼的名字排除腦外,快步追上江書恂。他只顧著想心事,落后了很多。

    囡囡快活地吹著風車,現在只有她是最無憂無慮的了。江書恂對女兒笑笑,囡囡伸出手要媽媽抱,江書恂想,這真是老天爺賞賜她的好孩子。趙正楊低聲道歉,說明天保證不讓妻子受委屈,江書恂牽著丈夫的手:“唉,我老是發脾氣,您忍著也怪辛苦的吧?!壁w正楊捏著妻子柔軟的手,他想如果是這樣的辛苦,他樂在其中。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