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四章(1)

    第四章(1)

    作者:丁也林    

    江書恂做了一個夢,夢中她把這些天郁結在心中的不甘全吐露出來。

    你害得我們現在這樣的處境,是不是終于肯罷休了?

    “書恂,我媽媽一定會喜歡你?!?br>
    可是吳霜威的媽媽卻說,他在國內早就定了親,讓江書恂自重。江書恂記得他倆牽著的手握得緊緊的,兩只都攥得出來的水,她疑惑地看著男友:你媽媽不喜歡我呀?你媽媽為什么不喜歡我呢?

    江書恂記得自己曾躲在吳霜威背后眼淚汪汪的,她那時候總容易哭,再大的矛盾只要她一哭,吳霜威準保投降。

    “霜威,你不要聽你媽媽的話?!?br>
    吳霜威和吳正豪的面孔漸漸模糊不清,她分不清是哪個青年人輕輕擁抱著自己:“書恂,你不必擔心,一切有我?!彼穆曇暨b遠而堅定。

    等到第二次見面,吳霜威的媽媽是單獨找到江書恂,哭著求她知廉恥知禮節,不要纏著吳霜威。那時候江書恂年輕而委屈,吳霜威不在身邊,她不知如何應對,她以為自己不能沒有吳霜威,否則一定活不下去??珊髞硭?,她從前不認識吳霜威,可以活得很好;之后再不見了吳霜威,也不算十分差。

    眼淚比強令有用,江書恂會哭,吳母也會哭,吳霜威夾在兩個女人中間進退兩難,當初堅定的安慰化作一聲長嘆。再到后來,江書恂偶然發現他給北平的未婚妻寫了一封信,可全然不是要退婚的語氣。江書恂想到吳母對自己的逼迫與質問,想到吳霜威從情意綿綿到猶疑不決,她捧著那封信連質問的勇氣都不敢,還是因為當時過于年輕,以為失掉愛情就完全活不下去了。

    江書恂最終選擇了放棄,即使她回山東老家時還是帶著希望的,那等到踏上去往上海的火車時,她明白恐怕吳霜威是不會再來的。

    在夢里,吳母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好像哭著說:“你放過我兒子吧!”又好像哭著說:“江小姐,你快來找找霜威??!”又好像笑著說:“霜威,你終于聽媽媽的話了!”

    江書恂張開嘴卻發不出一點聲音,只覺得耳朵痛鼻子痛眼睛痛,腦仁兒都痛。不知道又有誰再說話。

    她又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是早晨,呼呼的打鼾聲在耳畔煩人。江書恂想叫郭媽,嗓子疼得厲害,一點聲音也發不出,只能盯著白花花的天花板,看得眼睛干澀。她逐漸想起自己是在上海,因為抓捕匪徒受傷了。

    蒙面人抓住了嗎?江書恂記得他沖到樓下后不久就受傷,他又跑上樓告訴自己黑褂子已被打死,要自己再幫他逃脫一回。他挾持著自己逼退了警察,接著逼她一起上了汽車。緊接好像誰叫了自己一聲,結果就響起了槍聲,江書恂覺得背后一痛,應是被子彈擊中了,她還記得兩道遠光晃得自己睜不開眼。

    趙正楊……趙正楊!

    江書恂猛地驚醒!是趙正楊!她驚恐地睜開眼,診所完了!

    郭媽打水回來,見江書恂醒了,高興地急忙叫醫生護士過來,又推醒了一旁呼呼大睡的趙正楊:“書恂醒了,你快照應一下?!壁w正楊的頭發胡亂堆著,眼鏡也睡得掉在懷里。他好一陣才反應過來,病床前已經被幾個醫生護士圍住了。

    趙母責怪兒子為何還讓妻子半夜出急診,趙正楊不敢反駁一個字。他左等右等,等到十二點過了終于等不得了,但又不敢打電話過去,怕影響了妻子的工作,這次不用郭媽敦促,他便叫了車去診所??梢幌萝囁捅粚訉影鼑膱鼍皣樀搅?,警察什么都不說,也不肯他進去,趙正楊遠遠看到似乎是妻子被人挾持著出來,情急之下他便叫出了聲。他真想抽自己的耳光,要不是他叫的這聲,也不會有人開槍。

    萬幸的是擊中江書恂的是流彈,子彈卡在肋骨上只造成了骨裂。趙母安慰江書恂:“聽媽的話,你不嗯呢該再做醫生了,正楊要是對你不好,你就跟我說,混賬東西我來教?!苯瓡]力氣爭辯,老太太教了三十年都定型了,還能怎么教?另外,怎么教都不關她的事,她的診所不能丟。

    趙正楊萬分愧疚自己不該喊那一聲,他問過妻子當日發生過什么事,不是說艾院長送她回去的么?江書恂只能編謊話,說Eric后來有事沒能到,結果就有歹徒闖進了診所,幸好周圍的警察來得及時。趙正楊心中也有疑惑,可吳正豪同意了妻子的說法,Eric也點頭說是他的不對,要是他早點去接江書恂,也不會有這樣的事。秦憶梅本想說子彈的事,被方滔拖著走了

    江書恂哀求丈夫千萬別說出去:“求求您,千萬別跟媽和大媽說這些事,現在診所也不是我的了,她們非得逼我辭職不可?!?br>
    趙正楊便拉著妻子的手應允:“事情沒搞清楚前我肯定不說,你要想做醫生,我也絕不干涉你的自由?!?br>
    于是Eric在一旁冷笑地看著吳正豪,等趙正楊先告辭了去學校上課,他叫護士關上門,然后在病床前的藤椅上正襟危坐地冷冷道:“好了我的小姑娘,撒謊很好玩嗎?”

    Eric顧及江書恂的面子替她撒了謊,可他知道哪有那么巧的事,恰好是吳正豪帶人趕到診所?

    “說吧,老老實實說怎么回事?!?br>
    江書恂只好從雨夜出診時遇到的蒙面人說起,說到席家的死,說到恐嚇信,,Eric的臉色越來越陰沉,聽到吳正豪竟然默許了江書恂以身為誘餌逮捕匪徒的提議時,他終于忍不住跳了起來,一把揪住吳正豪的脖領:“要不是……要不是因為曉蕾,我現在就槍斃了你!”江書恂急忙道:“不怪吳先生的,是我自己要求的,我很明白這里面的危險?!盓ric放了吳正豪:“那你為什么還這么做?為什么不告訴我?難道我不能幫你么?”

    吳霜威說:“你別怕,我絕不會離開你?!?br>
    他后來又說:“你不要逼我,媽媽也在逼我,我心里太亂了,你們讓我松我口氣吧!”

    “你……你能不能不問了,我心里太亂了……”

    Eric逼問道:“你不敢告訴趙正楊,難道連我也不信任了么?”

    告訴你不也一樣?你不也早就巴不得我關張了么?可這話不能說,只能憋在心里,憋得傷口疼。

    “……大家都是有苦衷的……你不也……不也……”江書恂定定地看著吳正豪,沒用的,告訴誰都沒用。

    Eric明白了江書恂的意思,她是說自己不也瞞著吳正豪和曉蕾有關吳霜威的事么。

    “江醫生是怕你們知道了,會不許她再開診所!”

    吳正豪的多嘴讓Eric的怒氣與嫉妒有了發泄的對象,她還不相信自己!當初讓她早點和吳霜威分手她不聽,當初讓她不要和趙正楊結婚她也不聽,如今讓她關了診所回圣約翰她也不聽,自己這一顆全部為著她的心到現在都換不來信任!Eric氣不打一處來,一摔門走了:“你們吳家,沒有一個好東西!”

    “爸爸怎么生氣了?”

    曉蕾領著沈文韜夫婦進病房,正趕上Eric怒氣沖沖地摔門而走,她叫也叫不住爸爸。

    吳正豪的面色不大好看,他沒法解釋你爸爸醋火攻心,江書恂也沒法解釋Eric罵的其實是吳霜威。沈雅琦笑著沖曉蕾眨眨眼:“出去喝杯咖啡看個演出,年輕人可別在醫院待得太久?!币欢浼t霞飛上曉蕾的面孔:“姑姑,有空再給你們介紹?!鄙蜓喷χ磿岳偻现鴧钦赖氖蛛x開,轉過頭便是一片愁云慘淡:“書恂,你是要把我心疼死么?”

    江書恂受傷后,趙燕施罵過弟弟到時怎么給沈先生沈院長交代,她說的是江書恂的姑姑姑父,在松江的沈文韜夫婦。得知江書恂受傷,本來當天沈雅琦就要過來,可正趕上學堂里的孩子流感發作,一時走不開人,等安排好孩子,趙正楊打電話過來說江書恂已經醒了,沈雅琦一肚子對趙正楊的埋怨都咽進了肚子。

    沈雅琦是江書恂父親的遠房表妹,自幼隨父母定居法國,后來嫁的丈夫也是當地華人。她因受父母丈夫一生的寵愛,直到老仍舊不改天真爛漫的性格。江書恂雖是她遠方的親人,可趕巧江書恂初到德國時,沈雅琦的父母相繼離世,而沈雅琦一生無所出,這個侄女就成了她在歐洲唯一有血緣關系的親人了。更巧的是她們姑侄在外貌上也有幾分相似,都是端莊秀美的模樣,眉眼與挺直的鼻管簡直如出一轍。雖然沈雅琦說侄女比自己年輕時還好看幾分,可她的活潑天真比起江書恂的含蓄內斂卻更增加人格魅力。

    看著病懨懨躺著的江書恂,沈雅琦想到了曉蕾甜蜜的笑容,她想當初的江書恂比曉蕾的活潑可愛有過之而無不及,她是天上一顆閃亮的星星。于是她又想到曉蕾身邊的那位年輕人,吳霜威當年的笑容便又狠狠擊中了沈雅琦的心,她不禁脫口而出:“要是……要是霜威,絕不會讓你討生活那么辛苦的?!鄙蛭捻w急忙攔住妻子:“又不是正楊讓書恂受傷的,過去的事就不要提了!”他又勸江書恂:“你姑姑是太擔心你了,人不能總惦記著過去?!?br>
    沈文韜又怎會輕易吳霜威這英俊瀟灑的年輕人,他們都是華人中的佼佼者,一個銀行業一個醫學都是很成功的精英。沈文韜更惋惜吳霜威的事業,他本來有著極光明的前程,學校也愿意他繼續修博士學位留校教書,可最后卻因為母親的阻撓而黯然回國了。他與吳霜威的興趣也契合,他們跑馬打球,無一不精通,性格也是一樣的開朗樂觀,沈雅琦常開玩笑說他們翁婿倒好得像是父子了,江書恂就羞澀地微笑著,轉過頭假裝看窗外燦爛的陽光或紛揚的雪花。再后來,沈雅琦身體出了點不大不小的毛病,她想念年幼的家鄉,沈文韜深愛妻子,便辭職與她一同回到松江鄉下買了塊地辦起了孤兒院。他們年輕時好玩,耽誤了時間,后來沈雅琦身體又不太健康,沈文韜不愿這事讓妻子操勞,就一直沒有孩子,如今這孤兒院也算圓了他們的心愿。沈雅琦含淚想,他們回國時,這對年輕人手牽手來向他們告別的身影還是多么活潑可愛??!他們還約定等江書恂拿到碩士學位,不管是否在歐洲定居都一定要回國舉辦婚禮,沈雅琦說自己是坐飛機回國的,下次一定要坐輪船去山東。江書恂望向吳霜威的眼睛充滿喜悅與信任,她說,姑姑啊,我是坐船來德國的呢!您一定要聽聽輪船的聲音,行駛在無邊際的海綿是多么美的享受??!他們當時都懷著對未來的熱切期盼。

    然而事情忽然就變了,吳霜威哭哭啼啼地跑到學堂求沈雅琦的幫忙,當時沈雅琦還笑他一個大小伙子想不開,書恂要是真不講理,為什么要給你留紙條?她大膽鼓勵年輕人去江家,其實早就給江書恂的父親江懷南打好了電話,讓他不要阻礙年輕人??傻攘税雮€月,山東那邊始終沒有音訊,沈雅琦才慌神了,他們約好吳霜威求得江書恂原諒便來電,江家的電話打不通,她拍了幾份電報石沉大海。直到半年后,江書恂才打來電話說自己要來上海定居。沈雅琦知道這里面一定有誤會,江書恂說吳霜威根本沒有來青島找自己,沈雅琦再聯系德國,校方說吳霜威至今未回校,北平的地址也聯系不上了。

    江書恂不愿聯系吳霜威,認定了他一定躲回了北平去結婚了,這才不敢跟沈雅琦聯系。沈雅琦看往常溫順聽話的侄女變得如此固執,有心替她去趟北平,可臨出發時又摔斷了腳,此事只好作罷。而此時恰好趙正楊又回來了,江書恂便聽父親的話繼續與趙正楊相處了。沈文韜勸過侄女不要再與趙家聯系,一則他們言而無信退婚在前,二則他與趙家有過接觸,趙正楊冷漠自私的氣質迥異于吳霜威的陽光開朗,令他十分厭惡,覺得此人不適合做婚姻伴侶。就算江書恂對吳霜威極度失望,也不應如此自暴自棄,上海青年才俊多的是,有心與她結識的也不少,何必把自己推進火坑。江書恂卻很一意孤行,認為吳霜威回去和未婚妻結婚,自己未嘗不能和未婚夫結婚,再加上江父默許的也是和趙家再聯姻,這樁婚事便草草地定了下來。沈雅琦恨侄女對自己也如此不珍愛,她淚眼蒙眬地看著病床上躺著的這個可憐人,想的卻是那時候在草地上歡呼雀躍的年輕女子。

    好幾次她的話都到了嘴邊,最終還是咽了下去,江書恂不忍見姑姑憐愛地注視著自己的淚眼。

    她想說,是她錯了,她不該不給吳霜威機會。

    還是郭媽機靈,把話題扯到了學堂和孩子們身上。一想到可愛的孩子們,沈雅琦含著淚的眼就笑了,她忍不住講孩子們的可愛,又說學堂新來了兩個奇怪的人。江書恂追問到底怎么奇怪,沈雅琦賣關子不肯講,說等她和趙正楊來學堂度假時再介紹他們認識。

    趙正楊知道自己是個懦弱的人,他把對命運抗爭失敗后的憤怒轉移到妻子身上罷了。他原先要反抗包辦婚姻,便跑到日本讀書,也有了自己的愛情,便堅決地要退婚??蛇@愛情來去匆匆,快得令人瞠目結舌,女方似一場夢般離去后,趙正楊警覺自己的怯懦與性格的缺憾,他選擇了回家。他出國后不久就得知江小姐也去了德國念書,開始他是無動于衷乃至有甩掉包袱的輕松,可等他悵然回國后,再想起此事便倍覺可憐悲情??沙龊跻饬系氖?,江書恂竟也在上海,更沒想到的是,他們竟然結婚了。

    他們之前既然早就存這齟齬,而江書恂的態度也一直不冷不熱,她工作繁忙、事業有成,是個典型的時代新女性,趙正楊就刻薄地想自己取了個娜拉,天大的夫妻。如今趙正楊悔恨自己的小肚雞腸,把自己的痛苦轉移到妻子身上,莫名其妙認為她是封建婚姻的幫兇,二人之間關系的愈發冷淡主要責任在他身上。尤其這半個月江書恂在家的時間多了,趙正楊才知道原來不是別人故意冷落自己,是自己拖著一張面孔,叫妻子又如何親近得起來?他想妻子是個善良正直的人,性格不疾不徐,對誰都笑瞇瞇很有愛心,過去這一年多來他是被豬油蒙了心么?

    越是這樣想,他削蘋果的手就越顫抖。郭媽看了半天終于忍不住奪過了刀子:“放我一條生路吧趙教授,我照顧一個傷員已經累夠嗆了,您可千萬別再切著手?!壁w正楊低頭搓著手,也忍不住輕聲笑道:“太太,我想來想去,雖然也害怕你再遇險,可我沒理由剝奪你工作的權利。只是我建議你還是要好好休息段日子,等天氣再暖和些咱們去學堂住段時間好么?姑姑好幾次都叫咱們去,可……可我以前忙,你也忙……”

    江書恂噗嗤一下笑出來,趙正楊的臉就更紅了,他以前哪是忙,他就是不把江家的親戚放在眼里罷了。

    “這些天我一直后悔,要不是我莽撞地喊你,他們不會開槍,你也不會受傷……”

    吳正豪說主犯還是沒抓到,江書恂自始至終也沒見到他的真面目,只知道他姓陳。她還有點疑惑,當時姓陳的說了句“還沒到時候”,她一想到這話,心里總突突跳得不安。

    “不怪你,是我膽子太大,當初你就說診所該開在租界里,是我非逞強……”

    “不,這不是你的錯,是你的心太善,反而是我的建議顯得過于自保。那天晚上也怪我,我不該叫那一聲,更應該早點去接你的……”他聲音越說越小,頭也埋得低低的,江書恂遠遠望著坐在陽光里的丈夫,他的面色總是蒼白頹唐的,因為總是要做靜心的文章,永遠都是波瀾不驚的。于是她忽然又想到當年那個洋溢著活力的青年人,她不知道何時才能真正擺脫吳霜威的陰影。

    郭媽干咳道:“您要有心,就好好勸勸書恂,別總大半夜出門。再不濟,就在家門口開個門診,是怕不掙錢還是怕沒病人?總好過擔驚受怕!”

    趙正楊道:“話不是這么說,租界又哪是安全的地方呢?”

    江書恂便問:“倒沒看出來,您還是挺關心時事的?!?br>
    “怎么,太太覺得我是個冷漠的人么?”

    江書恂猶猶豫豫地:“大概,實在算不得熱情?!?br>
    趙正楊忽然想到過去他們夫妻二人劍拔弩張的場景,也怪不得江書恂誤解:“我并非漠不關心,只是覺得咱們不能被民族熱情和民族情感束縛著。比如說大家慷慨激揚地抗日、愛國,心是好的,可在我看來行動卻是愚蠢的。萬一受傷了、甚至死了呢?誰能負責?又能對局勢起到多大作用?”

    我怕是不大明白這是什么意思?!?br>
    “太太,我的想法很多,一時間也不急著全都跟您說出來。只是我覺得人活在世上絕不能為了政治性的義務奉獻自己的生命,人立足于世,最重要的就是自我的人道主義,否則可不就是被使用的器具么?”

    “可是咱們的國家……”

    “流血犧牲的事發生了太多,以前我也曾有空想社會主義的狂熱,以后再跟您細說好么?”

    郭媽忽然叫道:“門口是誰?”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