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禮物
  • 打賞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秋江夢憶第二章(1)

    第二章(1)

    作者:丁也林    

    弄堂里升起第一只煤炭爐子時,江書恂決定暫停營業,她想一個人發發呆。

    下過雪的南方濕漉漉的陰冷,但她就是懶得點爐子,不過也幸好頭一夜的雨夾雪,才有這雪后晴天,日頭昏昏慘慘爬上了窗欞,并似有愈演愈烈的振奮人心的勢頭。江書恂盯著日光里飛舞的灰塵看了許久,看得雙眼發澀,這才臥倒在沙發里閉上了眼??烧姘察o,安靜得像那個她想逃離卻逃不脫的家。樓下有人敲門,聲音也越發遙遠,她不想動。

    “太太!太太!”

    江書恂從寒冷的夢中迷迷糊糊地被驚醒,手足冰涼心臟怦怦怦怦直跳。她疑心是自己聽錯了,直到敲門聲和叫音越發響亮,確實是趙正楊。

    “我以為不趕巧,你已經回去了呢?!壁w正楊手里提著飯盒,好奇地問:“只有你一人嗎?不是還有個護士的么?”

    江書恂扶起撞倒的椅子,低聲道:“回去了,忙了一夜太累,我叫她回去先休息?!?br>
    趙正楊便也順手扶起一張椅子:“怎么這么亂,昨夜出了什么事么?你忙完了做啥不回呢?”江書恂苦笑道:“你把早飯都送來了,我回去還干嗎呢?”她覺出這話似乎不太對得住人家的好心,又補充道:“是大媽叫你來的么?”

    “是,媽和大媽都叫我來,可我也覺得不放心你?!?br>
    這話要是換了別人說,她也不會放在心上,可忽然趙教授說不放心自己,卻叫江書恂始料未及的委屈,當夜的驚恐也全部涌上心頭。趙正楊呆立著一動不動,妻子忽然就攀住自己的肩頭哭出了聲,他下意識地想往后退。

    “我早說過,獨自開診所是不行的,你太辛苦了?!?br>
    江書恂慢慢收住眼淚,想對牛彈琴焚琴煮鶴蓋不過如此:“我不辛苦,小倩說不想干了,診所關張也是遲早的事?!?br>
    趙正楊覺出妻子的失落與抵觸,急忙解釋道:“請別誤會,我不是想干涉你,也不是幸災樂禍。我是想既然一樣地是做醫生,回圣約翰總比現在輕松些?!?br>
    “做醫生不是做學問,在哪里做都是體力活?!?br>
    趙正楊緩緩道:“你要是做學問,我或許能幫幫你,可我現在卻無能為力?!?br>
    江書恂含淚道聲多謝,這是這兩年來她聽到趙正楊對自己說的最體己不嘲諷的一句話了。黑褂子臨走前把診所能摔的東西都摔了個遍,她跟小倩都不敢阻攔,可能任誰見了這么狼藉滿地的診所和孤零零的女人,都沒法不施舍點同情,她又惱恨自己在丈夫面前如此狼狽軟弱,賭氣道:“不用你幫忙,我自己也扶得起來?!?br>
    弄堂里炭爐子的煙霧婷婷裊裊,老錢好身手,急忙攙住了倒著出門差點被門檻絆個跟頭的趙正楊:“趙教授,我送您回去?”煙霧與人聲鼎沸蓋住了趙正楊囔囔的自怨自艾:“我是幫不了你,你、你應該去找艾院長,他不忍心不幫你?!?br>
    “我想跟你商量件事?!?br>
    趙正楊倍覺詫異,從結婚來他們二人做事從無與對方商議的習慣,其實主要是江書恂不跟他商議。小到買架鋼琴,大到開診所,她既有錢有能力,趙正楊從沒多問過一個字。小倩不知何故要離開診所,當天診所里為何狼藉一片,趙正楊縱然疑竇叢生也沒有問過,只不過這幾日見妻子因診所關張而在家悶悶不樂,偶爾和她講的話也多了起來。不過趙正楊也從不敢奢望江醫生的信賴,有如此光榮可成為其求助的對象。

    我原以為整個上海,她只信任Eric呢。

    這話他沒說,何必讓自己和別人都難堪。

    當日黑褂子要江書恂打電話送他們離開上海,江書恂的電話其實是打給吳正豪的。吳正豪大概領會到江書恂有難言之隱,派來警察偽裝成司機送他們出城,之后小倩哭著不肯再繼續做了,江書恂也沒臉挽留,只好放她走了。當天夜里吳正豪打來電話說送那三人出城的警察被殺,勸她這幾天避避風頭,江書恂無奈只能暫時關了診所。

    “我知道,這幾天打到家里的電話不少,都是你的老主顧想念你了吧?”

    江書恂笑道:“什么主顧,我又不是開的飯店!診所關了快一個禮拜,有人惦記著我不好?”她越想越可樂,全然不像過去那樣計較趙正楊是在諷刺自己做病人的生意。趙正楊不知妻子樂在何處,可是見她今日的笑文靜靦腆,不似往日里的嘲諷蔑視,忍不住心頭一松快,也笑道:“叫自己的病人惦記著總歸不放心,我猜你是想回診所了吧?可是人手夠么?”

    “所以我想跟你商量,我想請老師幫幫忙。?!?br>
    樓下一聲清脆的爆竹聲,Niki興奮地叫了起來,郭媽帶著笑意訓斥著小畜生不要亂叫。年來了,趙正楊盯著臺歷,想春節快到了,雖然國民政府不提倡過農歷節日,但今年還是要到媽媽那兒吃團圓飯。去年的團圓飯上,他們夫妻好像沒說話,既不和睦也無爭吵,但因為有姐姐姐夫吵得不可開交的場景的襯托而顯得格外恩愛和諧。他猜爆竹應是阿金調皮放的,她畢竟才十多歲,正是妁妁其華的美好年紀,奈何像一只小狗似的被劉太太豢養著。Eric是不會幫江書恂的,趙正楊知道Eric想的也是診所關張,妻子既不愿待在自己身邊,那只能回到圣約翰了,可說來奇怪,那天早上他干嗎提議讓妻子去找Eric幫忙的呢?趙正楊的心忽然酸溜溜的。

    江書恂也被爆竹聲吸引,走到窗口打了個呼哨讓Niki安靜下來,一回頭卻見丈夫眼神凝滯,便以為他心不在焉:“我自己的事會處理好?!壁w正楊猛地從思緒中抽離,知道妻子誤會了,忙道:“請等等,我是在想你得用什么名目才能說服艾院長呢?”

    “我想把診所盤給他,我不要錢,只要能保住診所別倒閉就好?!?br>
    “這豈不是為他人作嫁衣裳了?你何必……”

    “太辛苦了,我吃不消?!?br>
    劉太太家的留聲機沙沙作響,唱的是姚莉的《賣相思》,趙正楊忽然覺得自己也病了,可到底是阿金的笑聲、Niki的叫聲還是大媽的斥責吵得他的心跳個沒停,還是他太太文雅秀美而安靜靦腆的笑容叫他心里沒了魂,趙正楊拿不穩主意。

    “怎么,你是不同意么?”

    趙正楊又一驚,生怕先被別人瞧出心思,可就占了下風,急忙道:“不是不同意,可這畢竟是你的財產,白白送給別人,你會舍得么?”

    “假如只為了錢,自然是關掉診所把房子轉租劃算,可您知道我當初為什么想在閘北開診所么?”

    趙正楊有些臉紅,他想你不就是賭氣,想證明自己很獨立么?不過源頭出在他在缺心眼的人身上,他不好意思講出口。江書恂也不駁丈夫的面子:“有個原因說出來不怕你笑話我愛心太盛……”

    “我畢竟是學醫科的,入學的第一堂課學就是背誦希波克拉底誓言,可我后來知道打倒病人的不僅是疾病本身,還有貧窮。在圣約翰固然輕松,可等有我心開設診所時,才發現對窮人而言,基礎的醫療才是最稀缺的,雖然在診所里我只能開開藥、打打針,對醫生的專業無任何精進,但畢竟算自己的事業,更重要的是我發現這可能更算是履行自己的誓言。不過我承認我沒有管理診所、自負盈虧的能力,這些瑣事讓我煩惱,可是如果簡單關閉診所,想到大家連咳嗽都看不起病,我就于心不安。想來想去,只要Eric肯多少補貼點我的損失,也肯借一兩名醫生護士幫幫我,我虧損點又算什么呢?所以想征求你的意見?!?br>
    趙正楊半晌不說話,江書恂以為他不同意:“當初我開診所時錢不夠,是跟你借了一些錢至今沒還,你要是不太愿意,這事辦成后我就把錢還你?!壁w正楊急忙道:“你誤會了!我是羞愧自己的自私,我想的竟全是你會虧損的事,完全沒考慮到周遭百姓的生活,你、你實在叫我敬佩。又何必跟我提錢呢?我當初就沒想到要你還,這些錢也算我自愿的投入,省得你總說我太自私?!?br>
    江書恂忍不住笑道:“我什么時候說你太自私了?!?br>
    “你跟大媽講過的,這可瞞不了我?!?br>
    江書恂便只是抿著嘴笑,想還有更刻薄的話你沒聽到呢!

    趙正楊覺得自己心上的病是轉移成眼病了,不然為何都不敢直視自己太太的笑容,怕被灼傷眼睛了么?

    “你的好心真叫我敬佩,假如艾院長還不愿意,我也愿幫你去做說客?!?br>
    江書恂陷入沉靜,許久才淡淡地說:“多謝你的好心,老師那里還是我先去交涉吧?!?br>
    劉太太聽的什么歌呢?趙正楊心里酸溜溜的,原來真有左推右推推不開的東西,他以為那玩意兒早就扔在了日本永遠不會再有的。

    我還是不如Eric得她信任。

    劉太太在樓下叫著:“趙教授,倷家老太太來了!”江書恂急忙站起身:“我陪媽去做禮拜了?!壁w正楊也緊忙跟出門,叫住妻子:“太太,我是實心想幫你?!?

    ×

    發表評論

    溫馨提示: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會造成格式錯誤。

    評論
    ×

    贈送禮物

    ×

    打賞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

    打賞寄語

    ×

    訂閱章節

    已選擇章;需要消費長江幣;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

    ×

    投票推薦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
    架哦~去賺取積分

    關于長江中文網 | 客服中心 | 榜單說明 | 加入我們 | 網站地圖 | 熱書地圖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鄂網文【2016】4916 12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鄂B2-20120044 鄂ICP備16020266號-5

    客服電話 010-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技巧